不寐博客 马克说 小作品的诞生

小作品的诞生

马克说的图片

1

我们住处附近有一座傍着大海的凤凰山。雪浪花堆在山崖下,哗哗啦啦,骤起骤落,漫天飞沫,声势逼人。山南有一个小港湾,泊满一艘艘渔船。我每天都要路过这个小港湾,却不见有出海的渔船。

大概还在休渔期。有几个结网修船的渔民,茶桌放在海浪滚滚的一个水泥高台上。渔民劳作一会儿,几个人就围过去喝茶吸烟。开玩笑、逗乐、打闹一阵,又去结网修船。几条狗狗在他们中间穿来穿去。一些渔民在成片的渔船上走来走去,如履平地。人与海的生活画卷。一切都是在船上。不要说是“慢生活““快生活”,真实的生活无论快慢。也不要刻意从中提炼或咂摸所谓的“意义“。我只想“截取”这些画面浓缩在我的文字里,以从中闻见大海的气息。

 

2

凤凰山山顶上是一座公园,鸟语花香,绿草茵茵,停车场,娱乐场,各项服务设施一应俱全。如今城市公园大都建得相当漂亮。何况是闻名天下的青岛。

 

早晨5点,我们就去公园里溜达了一圈,空气新鲜,清爽怡人,好开心。

上午十一点开始,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如注。出不了屋门,侄媳福兰开车拉我们去了一趟书店,买了一本新华字典,买了一本唐朝八大家散文集,买了一本厚厚的有注解的《古文观止》。难啃的书,在无聊时都是好东西。于是,我们便闭门读写。妻子画她的花鸟鱼虫,我写我的随笔。尽管外面波涛怒吼、狂风骤雨,而我们却还能淡定于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3

8月23日这天,有三件事值得分享:

一是晚上没睡好,暴风骤雨大有地动山摇之势,震得我们的门窗“砰砰”作响,金沙滩上的海浪像打雷。这阵势久违了,让人兴奋,难以入眠。在济宁好多年没见这动静了。看来,人不能总是平静着,平静太久,既可能波澜不惊,也可能麻木僵化。

 

二是早晨起床后到外面转了转,发现很多大树都被刮断了,一些庄稼也被刮倒在地,高棵玉米全都拦腰断掉,到处都是一片汪洋。凤凰山有几处还塌了方,可见这次暴风雨来之不善,对当地造成了不小的危害。金沙滩浴场因风大浪急被关闭。我已经坚持游泳十几年了,而且是没有特殊情况总要天天游的,选在金沙滩住下来,也是考虑到天天去游泳的便利。然而,今天却游不成了。我们不甘心,便去金沙滩碰碰运气,见游客都站在沙滩上百无聊赖,只能望洋兴叹。特别是远道游人,三三俩俩,一幅幅落寞的样子。

 

三是今天也有值得报告的一桩喜事,一个月前,昆明市的老战友尚根发嘱我写篇致辞,他要在”八一“前举行的“昆明市一九七一年入伍老兵纪念入伍五十周年大会“上宣读。这件事说起来并不算难事,几年来,我一直致力于“老兵题材”的写作,比如《当兵那一天》《曾经的二炮工程兵正经历着身心的双重之痛》等还受到数以万计读者的热捧。但是,根发的要求却把我难住了,憋了很长时间,迟迟不来状态。我所要的状态是: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要写就写出点新意。类似的致辞在我手里已经“诞生”过十几篇,还能写出什么,还要写点什么呢?一次次地思考,一次次自我否定,总归激动不起来,更没有一挥而就的信心和灵感。搁置好几个星期,就卡在那儿了。可今天下午突然想写了,心中有底了,有词了,激情来了,于是,一个小时就脱稿了。发给根发,他喜不自禁,说了很多客气且“多余”的话。完成了一次托付,实现了一个期待,我终于也卸下了一个包袱,能够轻松自在地在海边玩玩了。这件“小作品”的诞生,至少让我的晚餐小酒喝得比较生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盛夏“游戏”

海水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