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盛夏“游戏”

盛夏“游戏”

马克说的图片

热得喘不上气来的时候,恰是夏天高潮的到来。该热的时候就得正儿八经的热啊,热它个大汗淋漓,热它个忍无可忍,撒着欢的热,热它个不知如何是好。热,恰是夏天的本色。

春夏秋冬都有各自的极致。夏天的极致就是热。必须面对的热躲不掉的热就应该正面迎击,起码得蹋下心来,心平静气地坚持一段时间,切切实实感受一段炎夏的滋味。

一年有四季,是大自然的规律。或许有了”四季”,才有了岁月轮回,才有了人类正常的繁衍生息。想到小时候,在没有空调电风扇的岁月里,我和许多人一样经历过一些特别难熬的夏天。难熬也得熬,不熬也得熬,身上起满了痱子还是要一天一天地熬。饱尝”熬”滋味,却又四处寻找出路。

到树荫下呆会儿,但你不能总是在树荫下呆着。去河里或坑塘里游泳,游的时候天大的享受哟!但你也总不能呆在里面不出来,一旦上岸,加倍的炎热立马再次将你围困袭扰。游泳上岸后的代价就两字:更热!蒸笼般的热。人们手里的蒲扇,是赶不走炎热的,但是大家还是锲而不舍地搧,慢搧,快搧,狂搧,骂骂叽叽地搧,两只手倒换着搧,没日没夜地搧。那个热啊,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然而,人们还是想尽办法躲一会儿是一会儿。

热到绝望的时候,就特爱幻想,我常常和一群小伙伴们凑在一起怀念冬天的日子,争论是冬天好还是夏天好每年都会争论的话题,期盼可爱的冬天快点到来。这种争论无非是一种心理缓冲,凭借记忆中虚无缥缈的寒冬以抵抗现实中的赤日炎炎似火烧。岁月过去了那么久,有一种“游戏套路”至今还在:夏天时怀念冬天,冬天时怀念夏天。年年如此,不仅只有孩子,成年人也是如此。然而,年年该冷时是还是冷,该热时还是热。由此可见,怀念可以调节心情,却丝毫改变不了现实。夏天最直接的现实就一个字:热!!!

当然,如今的夏天,或许还是那样热或者更热,地球正在变暖,冰川正在坍塌。正常的季节之热已衍化成为一种灾难。但,人们对付这种热也有了更多的选项,吃冰糕喝冷饮吹空调,有的人家或单位再现一个冬天的小环境也不是什么神话了。“反季节”进而无季节已经成为一种生活。这究竟是喜?是忧?三言两语难说清楚。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诸如盛夏之时赞美冷日子的那种“游戏”将会大为逊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借用大海

小作品的诞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