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撩

马克说的图片
此次出游,蛮反常,写作热情顿然下降。之前许多次旅游,总是有感而发层出不穷,写作劲头一浪高过一浪,一派奔走呼号唯恐天下不知的架势,又是自驾游,几乎每天都有文字或图片源源不断地发表出来,有人说我疯了,有人说我在搞“现场直播”,唬得朋友们一愣一愣的,呼应者难以计数,轰轰烈烈地好不热闹哉!
但这次就不成。懒得动笔,没有了非写不可不吐不快的那种冲动,尽管我多次搬出卢梭的《一个孤独者散步的遐想》来刺激自己,依然没有兴奋得非写不可的动力。因此,至今我拿出来的作品并不多,且丝毫不见“大海”的气势。由此可见,人在大海面前,迟早也会有冲动不起来的时候。还由此可见,写作,离开“冲动”,几乎寸步难行。又由此可见,“冲动”,唯独对于写作者,才不是魔鬼。
住在海岸边上的南屯村里,是每天都想去浴场畅游一番的。即使因风大浪急,管理人员不让下海, 我也要想尽办法把双脚浸到海水里呆一会儿,享受一番”海水撩“的感觉。所谓的“海水撩”,就是不停地用双手往只穿着泳裤的身上撩泼,像冷水浴,哧哧哈哈,稀里哗啦,又像小孩子打水仗,只不过自己给自己打而已,尽管不够刺激猛浪,可总算零距离亲近了大海啊。

弄潮儿

有些文友,一靠近大海就激情澎湃,文思汹涌。笔者过去也这样。但这回,就有点邪门了。只要走近大海,脑海就会立即归隐归零,退潮一般。忘情忘我到一片空白,脑海让位于大海,一种此时此刻的“空白感”,像极了风行当下的高考满分作文《树上的生活》。
我毕竟拥有几十年的游泳经历了,最深厚的感受,也可以叫“收获“,即游泳是让大脑休息的最佳方法。这次仿佛又进了一步,畅游时的肢体跃动,完全不是靠了大脑,靠什么呢?一是靠大海波浪的自由摆弄,一是靠自己身体的” 瞎扑腾“。游泳动作近乎本能,沾水就不是了陆地上的自己。随着大海的律动而“跃动”,这大概才是又一类层面上的靠近海洋吧。
说到底,在大海里游泳,完全是另一种被“代替”的感觉。尽管尚说不清楚这种所谓的“代替感”究竟是多么繁复的内容,但被“代替”后的大脑,不是变灵了,而是变懒了,钝了,游了十多天后,它就真的不想干活了。看来,休息放松太久后的大脑,被某种东西代替后的大脑,要想重新启动,还得要费番功夫哩。呀,这就要警惕”放松“里潜伏着”放弃“的危机。似意识流,更像一首朦胧诗般的感觉。
少写也罢,不写也罢,勤奋了多年的大脑,也该有休息一下喘口气的权利和自由了吧。不是要放松一把的吗?索性一切都放松下来好了。有时明明知道风大浪急按管理规定是下不了海的,但我依然天天去浴场,或者是享受一番“海水撩“。我已来青岛十八天,算得上尽情畅游的只有十天,剩下的日子,要么是海水撩,要么是和夫人一起漫步在沙滩和海水的衔接处,蹒蹒跚跚,趔趔趄趄,有时还能与薄薄的石片或瓦片不期而遇,接下来自然还能享受一番打水漂的快活。这对于一个七十岁的人而言就略显稀罕:在海边上捡到了童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小作品的诞生

八月,在丝瓜架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