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莫让化家湖哭干泪

莫让化家湖哭干泪

马克说的图片

特地采用“拍故事”这个概念,是想表达对一种摄影类别的关注。
展开的一张或几幅图片,它涵盖的叙述性却是报告文学的能量。
“读图”是我们这个时代另一种阅读与理解方式,图中充满文字与意义的张力。

好的摄影师不仅能把画面拍得吸睛,你也同时能感受到他的叙说。
他讲的故事是你看照片时能感受到的。
图片的内容具有外扩的膨胀,其溢出的言语会让观者进一步浮想联翩,情不自禁的要和摄者去共同完成这个故事。

昨天翻朋友圈,黎明的手机随拍062号作品《殇》非常夺目。
摄影师丁星火赞曰:龟裂的河床,残缺的蚌壳,远景隐约可见退去的水线……
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此片拍摄于2020年3月16日傍晚的化家湖。
黎明路过时看见水枯干的面积进一步在扩大,河里跑着逮鱼的人,河边赛车的热火朝天,那么好的自然保护区,全乱套了。

于是我们知道这幅照片最初形成的动机是摄影师观景的痛心与呼吁。
他在说着一件事情,他要说的这件事情希望能引起小城有关方面的注意。

这个场景丁星火也早看到了:化家湖区一直管理混乱,先是私人跑马场,然后是无证小吃摊位,野炊烧烤,垃圾随处乱扔。
昨天骑车路过,现场一片狼藉。

黎明给自己的作品取名《殇》。
《殇》的题名是一种悲戚,我把它扩展为“莫让化家湖哭干泪”同样也是悲戚。

这个湖的死而复生是小城生态疗治的样板之一。
半个世纪以前,烈山人手挖肩挑小车推,形成了一个人工水库,继而成地名,开启了半山半湖的历史。
后干涸成荒草、田地。

近六七年来,经过治理的化家湖成为风景旖旎的鱼类和水鸟的栖息地。
呈现出一派好风光。

我与黎明相识是他拍东篱汉服社活动。
算不得很熟悉。

知道他是税务系统的笔杆子,做过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一直在探索、凝练着画面和文字的意义。

见他摆拍自己,能感觉到他是个内心烂漫之人。
给生活调色,让庸常斑斓起来。

用手机拍摄看似取其方便,亦随心所欲;但他的构图、色调却精心雕琢,手机系列作品帧帧富有个性。

一组“霜花”独见其用心、用情。
拍霜花也要拍出花团锦簇的色彩浓烈来。

他好像特别喜欢强化色彩,大红大绿大艳成为其画面表现力的体征。
并非色块堆砌,其选材、构图讲求层次感,又以色度的重彩作为个人作品的辨识度。

也有色度收敛的清淡小品。
更侧重意趣。

他的手机随拍作品《宅居》,以窗外卧着的猫为画面主题。
初看有趣,再看就觉得摄影师在展现别一种意味。

新冠病毒肆虐,窝在家里的憋屈竟会羡慕猫的自由自在。
而猫呢,可能也被人传染了恐惧,叫新冠吓得缩在那里不敢喘大气。
“不戴口罩不能上街,低头做个老实乖乖。”
静景中有情节有意义有趣味流淌出来。
这是他擅于选摘的角度。

他也有随拍随记,但都是很用心、很有想法的纪实。
相山公园第一天复园;社区防控值夜班;小城第一座桥上桥开通时第一辆车通行瞬间。
若干年后都是难得的资料片。

他是个好事多事的摄者,生活的琐碎要拍出寻常中的不平常来。
拾金不昧的小区保安,街坊之间的老年娱乐,拔罐拔出的五彩缤纷。

放在一起看,便显出他的乐天、达观的审美见识,市井里的庸常处处都是画卷。

很多生活中常见的场景,经他建构画面,便成好镜头、好作品。
摄影师的底蕴、文化视觉、敏感度,都成为创作的燃点和支撑。
那里面,藏着一双文青的眼睛,澄清、明亮、透彻。

回到作品《殇》。
仅就表意角度上说,哪怕是抛开化家湖的具体指向,它也是对人类环保困境勾勒出的浓重的一笔。

我读出了他的书写:大地的最后一滴眼泪若哭干,也是人类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包河公园景色摘记

常想起古人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