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马克说的图片

一  算盘

偶得一个很小的算盘,没事在这拨弄着玩,认真在小算盘上打上小时候父亲教给我的一到九个数字,当时的农村就叫“小九九”。父亲当年教我的时候就给我说,这小九九很简单,就是该加几的时候就加上几就行,笨方法要九遍之后才能回归原来算盘上的样式。我当时很有兴趣,刚开始上小学三年级,接触到算盘,父亲那时当个农村生产队小干部,别看书读的不多,字写的不咋好,可是算盘往桌子上一摆,账本往桌上一理,再把老花镜往鼻子上一卡,于是“”噼里啪啦“”声就开始此起彼伏,还有父亲正襟危坐的样子实在可爱极了。于是我就缠着父亲教我打算盘,父亲忙的时候就搪塞我,明儿个到学校老师会教的。我总是不依,磨磨唧唧的就蹭到了他的腿上,然后父亲会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仍然打他的算盘,我趁他不留神任意拨一个子儿,他就老是算不对了,不得不把我放下来,一边咕噜:哎呀,乖乖,真奇怪,这怎么算几遍就算几个数字呢。再把眼镜扶正,头再往前探一点点,似乎更加努力认真的样子,我于是在母亲温和的白眼中趁机逃之夭夭。

不记得过去了多久,我又学到了一种打“小九九”的方法,这次是真的简单,你都不用算这个该加几了,直接看算盘上的数字,是几就加几,而且三遍就回归了原来算盘上的样式,这种方法叫做“三盘请”。等我想拿回去给我父亲炫耀的时候,父亲却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不光是父亲不在了,这昔日账桌上的如意宝贝也渐渐的成了古董,再后来就彻底跟社会走散了。像我今天偶得的这个看起来古老的算盘,早已经成为了计算家族的老祖宗。老了老了,也就不中用了,被取代那也是自然规律。

做生意几年,用坏了多少计算器真的数不清,里面小女生甜美的嗓音常常跟不上我的手指头,慢慢 的就岔气了,很多时候干脆直接罢工不工作了,拿去找人修,说我按的太快,计算机反应不过来,死机了。还有电子产品死机的?简直扯淡,分明就是质量不好,或者小女生变老了。后来就听人说,买好的,我简单认为价格高的就是好的,后来去大的文具专卖店,真的买了一个好的,果然就用了好久都没有毁,这样看来,这小女子原来是长生不老了。哎,这高科技呀,你说那老算盘还不退隐江湖干嘛呀。

 

我是怀念算盘,更怀念那个教我打算盘的人了。

        二    雨

不能确切的记得,究竟是多少年前,

那天的雨,恍若今天

抽丝剥茧,不急不缓

我坐在门的左边

母亲坐在门的右边

我漫不经心的翻着书

母亲整理着一家秋后要穿的旧衣衫

下雨天,感觉不出大约几点

“可给我烧锅?”母亲轻声喊

“恩”,我板凳往里挪了两步

就坐到了灶膛前

“刺啦”一声,划着火柴

灶堂里的火

映红了我草绿色小西服和母亲蓝色衣衫

父亲带了满满两脚的泥巴

跺在门口的青石板地面上

母亲盛好碗

我一转身又做到了饭桌边

两个板凳我和父亲一人一个

母亲斜靠在床沿上,手里端着碗

吃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小小空间

有我的双亲和我围桌而坐

那草灰香,那饭香

我什么时候还能闻得见?

 

三    父亲节

今天父亲节

我和父亲没有见上面

因为他那里没有信号和流量

今天父亲节

我去了教堂

牧师说父亲是我们今生的恩主,和耶稣一样

今天父亲节

我没有半点父亲的消息

我的思念一半在人间,一半在天堂

父亲经不起岁月的打磨

变成儿子家里挂在墙上的一幅像

父亲经不起流年沧桑

化作瘦瘦一支燃烧的香

父亲像头牛

终让犁铧掩盖泥土也掩盖了岁月

父亲像支笔

磨完了墨也写完了自己的华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也说“酒”

年味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