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也说“酒”

也说“酒”

酒,这个东西,我个人还是不讨厌的,当然也不是很热爱。

马克说的图片

提到这个话题,最初的了解在我的父亲身上。父亲一生嗜酒,只要喝酒,不醉的次数很少,所以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开始牵着喝的东倒西歪的父亲回家了。回家的路上,语无伦次的总是父亲眯着眼,连路都不看,却能指着前后左右告诉我,你看闺女,你奶奶在前面挑着灯笼给我们照路呢,你看你看,闺女,那里还有一个谁家的孩子在哭。如若是白天还好,要是晚上我早已经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因为奶奶,在我父亲十来岁的时候就病死了。回到家里,开水瓶在堂屋的大桌子上,不知母亲为什么总喜欢把它摆到桌子中间去,我尝试着各个方位都够不着,干脆连鞋穿着就爬上去了。小心翼翼的端下来,找个碗倒上,用小嘴呼呼的吹着,放在父亲的唇边,父亲就一边喝着一边给我说房梁上面还有个老太太在纳鞋底,做针线。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和哥哥们只要父亲一喝醉酒我就总是在家里找不到他们的原因了。我不行,我再怕也要牵着父亲回家,再怕也要守在他的旁边,一边哭着一边看着他,听他说着。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真有道理,我对父亲的依赖和父亲对我的疼爱,经常会招致哥哥们的嫉妒,我也每每振振有词,谁让父亲喝醉酒你们不领他回家的。

能喝酒也是可以遗传的,父亲喝酒总喜欢带着我,有时候看父亲被他们劝酒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会抢过来脖子一扬倒进我的胃里,绝对是从容不迫,喝完若无其事还站在父亲身后,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他们会让我吃点菜,我连筷子都懒得看。起初感觉有些呛,辣,后来慢慢就没有感觉了,我真怕父亲喝酒被喝死,因为我的母亲会经常说我的父亲,早晚会喝死。所以稍微大一点之后,只要父亲去喝酒,我都跟着,我不坐座位,不吃菜,不吃饭,只是给父亲代酒。结束以后,父亲多了我就牵回去,不多,我就骑在父亲的脖子上,由父亲扛着回去。

成年以后的我,虽说谈不上有多大的酒量,熟悉我的人大多都是知道我是能端的起酒杯的。但是除了父亲之外,只有大舅生前喜欢让我陪他喝两杯,当然不会多,但是大舅的几个儿子可个个是酒中豪杰,一对一他们还真的不行,但是他们不大有酒品,我这人又率性的很,所以屈指可数的几次醉酒经历就有两次与他们有关。一次是他们去娘家给我父亲上坟,打电话约我带酒去,那天不知怎么回事,四个人刚喝了三瓶霸王酒(我们的地方酒),我就觉得不对,头开始晕,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看笑话,装作接个电话,(那时在小学教书),打个招呼说学校有点事,马上就要走,不等他们啰嗦,出门骑车就走,将近13公里的路,我20分钟不到到了学校,一头扎进宿舍半天没开门,后来听说他们几个商量好一个人转移我i的注意力,另外两个人就把自己杯中的酒倒进我的杯子里,喝赖酒,后来去舅舅家,告了他们一状,被舅舅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另一次酒醉也是在娘家,一个侄儿家有什么事,也是和他们几个一起坐,我吸取教训,我确定那天没人往我的酒杯倒酒,但是我还是多了,所以我个人认为喝酒也是要讲心情的。骑车到离娄庄还有五里左右的地方,因为避让一辆拉石头的拖拉机,车灭火了,再也打不起来,头昏昏沉沉,推着走的可能为零,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附近的麦田里还有两座新坟,我似乎还能听到乌鸦和猫头鹰的叫声,拿出手机把通讯录上上下下的翻了两遍,连一个可以打的电话都没有,我气的把手机扔的远远的。那一刻,我要崩溃了,头很疼,但是清醒的很,我必须离开,就这样把车放倒在麦田里,手机也没找,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回去了,第二天一早去骑车又顺便把手机找回来。这是我的喝酒史上最狼狈的一次。还有两次都是在自己家,丢人也没丢到哪里去。

经常和能喝点酒的朋友聊天,大家共同认可非常喜欢酒到二八的感觉,有点晕,有点迷,但还不至于乱。那种时刻往往一般的约束是限制不了的,平时不敢说的,那时也敢说了,平时不能做的那时候也能做了,平时不敢寻根究底的那时也敢寻根究底了,想说什么就说,想哭就可以立马抹眼泪,只要不大放悲声。但这个前提是和你对饮的一定要是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人,祸从口出,言多必失,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最好不要人多,可以是闺中密友,可以是铁哥们,总之人不能杂,而且我还发觉那种时候思维异常活跃,有很多灵感冷不丁的就蹦出来了,稍纵即逝,当时记不下来,过后是打死也想不起来的。千万不能醉了,可以稍微多一点,多和醉在酒桌上是有明显的界限的,多,充其量就是说一点稍过的话,但头脑清醒,原则性的错误绝不会有,但醉会做出很多过的事,意识完全不受支配,根本就没有原则。

这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年龄的关系,我中间喝过几次白酒,但是喝过之后总是头疼,感觉很不舒服,孩子就建议我白酒就不要喝了,愿意喝的话就喝点红酒吧,中秋节孩子们都来了,女婿说,妈,今天过节,我陪你喝点白酒吧,我说好,打开一瓶海之蓝,儿子有一两左右,剩下的我和女婿对半,后来又喝了红酒,最后又喝点啤酒,第二天早上起来头疼的厉害。后来一个朋友跟我说,白红啤掺在一起那叫“三中全会”,没有几个人能招架得住,深知,不能再这样由着性子来,要注意养生了。

只是还很怀念酒到二八的感觉。悲欢都淋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再送青春一程

怀念父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