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老家的石头房子

老家的石头房子

盖大哥家的三间主屋时,我还小,就记得是父亲带着我的两个哥哥从山上开采下来石头,用平板车拉回家,然后父亲用心把石头的凸处用凿子凿平,再和两个儿子一块块垒上去的。

马克说的图片

父亲凿石头的样子很专注。戴着眼镜,是防止碎石屑蹦到眼睛里面去的。凿子钝了,父亲会拿起来放在耳朵旁边蹭几下,然后再继续凿,父亲脸上带着笑意,我很好奇,至今也不知道父亲那个举动是不是心理作用,到底能不能快一点。

我家门口是一片很大的空地,摆的到处都是石头,奇形怪状,歪牛斜把的都有,但是经过父亲的凿子和手都能变的周周正正,平平整整。石头上面父亲凿过的痕迹呈现成一条条斜线,而且都是平行的,那时觉得真是工艺品。每次疯完回家,好远就能听到父亲凿石头的声音,总会让我心里踏实很多。

‘’疯丫头,你回来了,跑饿了吧?‘’我会蹭的一下稳稳的骑到父亲的腿上,搂着父亲的头仔细的扒看有没有被凿子蹭出来血口子。父亲的鬓角的白头发刚长出来一点点,还不怎么明显,我却看的格外清晰。

‘’你可不能老了哦,老了就没人疼我了。‘’

‘’不会,早着来,我的酒坛子还没装上酒,我怎么能老呀。‘’

‘’我是您的大酒坛子,等我长大了让你喝个够。‘’

石头凿好,父亲把自己刷出来的平整的形状差不多的大石头摆在墙的最下面,好看又结实,父亲拉好的线 ,绝不允许有哪块石头有一个角伸出来一点点,所以我们家墙垒好以后村子里每天都有人去参观,从别人赞美的闲谈中我知道父亲是我们那里的能人,无论做什么,都力求做的细致美好。

那时的房子不高,我们住在山边,想要石头家家都可以随便去山上找个地方,炒药放炮开采石头,算是近水楼台,所以房子都是石头到顶的。应该不会超过三米,就开始走岩捎山了,山墙的形状是三角形的,角度根据家主的意愿可以陡一点也可以坡一点。两头山墙垒好,还要根据山墙的角度再用木棒投木梁,大哥家有一个单间,是垒的实墙,所以只要一个木梁就够了。

上梁要挑好日子的,找人选好日子的前一天,母亲就开始准备上梁的用品:蒸馒头,炒花生,做面糖,买鞭炮。我也老早就给小伙伴们宣传到位了:

‘’明天俺家上梁了,都别忘了过来抢好吃的。‘’

一切准备就绪,上梁的师傅把鞭炮顺着梁垂下来,伙计准备点炮,下面的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就都昂起脸看着上梁师傅,眼神极尽讨好巴结。

‘’叔,我在这呢,你看,你孙子口水都流出来了,这个可是你亲孙子呢。‘’

上梁师傅哈哈大笑:

‘’乖乖,现在想起来找公公了,做好饭怎么没听你喊我吃饭呀。‘’

于是下面的每张向上昂起的脸都笑成一朵花。随着炮响,师傅从梁上抛下一把把的花生,一个个雪白的馒头 ,花花绿绿的糖果,下面的人都低头不停的往怀里捡着,跑着,争着,还有小孩子哭着,嚷着,笑着。

炮放完了,上面的东西也该撒完了,随着上梁师傅顺着梯子“扑通”一声落地,这边抢东西的大人小孩一起围着掏他的衣服里面,因为他会藏很多在怀里拿回家给他的老婆孩子吃。于是师傅一边捂着怀,一边迅速的跑开。一群人跟在后面追。那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欢快的场面。

大哥家房梁据听说有点陡了,后来老是瓦脱基。隔个两三年就得找人整一下,有点烦。二哥家房子晚盖了几年,吸取大哥家房梁陡的教训, 就投的坡一点,所以看起来二哥家的房子要比大哥家的稍微矮一点。不过二哥家不是木房梁,也没有石墙隔成的山墙,找铁匠焊的两个铁的房梁, 后来分家还因为这个吵了一架。这个我也隐约记得。

二哥家的老房子前年已经扒了,原地盖起了三间两层的楼房,大嫂家另拔了宅基地盖了,所以老房子至今还在。上次回去,看到大嫂在老房子里养了很多只鸡。

‘’你大哥是死在这老房子里的,我怎么能不回来看呢。‘’

是啊,这老房子何止只有大哥大嫂的故事,还有我的童年呢,每次回去,我总要找个借口去老房子里转转。尽管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我还想感受一下时光和流年的痕迹,仿佛看见父亲全神贯注凿石头时的那张脸。

有心结了,人都会特别想念自己的亲人,明知无济于事,也还总是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收五月

家乡的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