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海水撩

此次出游,蛮反常,写作热情顿然下降。之前许多次旅游,总是有感而发层出不穷,写作劲头一浪高过一浪,一派奔走呼号唯…

小作品的诞生

1 我们住处附近有一座傍着大海的凤凰山。雪浪花堆在山崖下,哗哗啦啦,骤起骤落,漫天飞沫,声势逼人。山南有一个小…

盛夏“游戏”

热得喘不上气来的时候,恰是夏天高潮的到来。该热的时候就得正儿八经的热啊,热它个大汗淋漓,热它个忍无可忍,撒着欢…

借用大海

午饭时一家人讨论今年暑假到哪儿玩。一家之长的我先声夺人,不由分说,就要求儿女们在网上预订青岛海边的公寓,到时我…

写作是一笔糊涂账

我是一个写作者,断断续续了半个世纪。写作时,读书时,或者不读不写时,都会有关乎写作的感想、感叹、感念从心底蹦跶…

苦日子的顿悟

迟暮之年,时常回味起那些苦不堪言的日子,然而,却又每每生出几分庆幸,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用不着像当年那样苦哈哈的了…

《句子的队伍》

该收获了,我便拿起了镰刀。“句子”们撒着欢的向我扑来,类似收割小麦时的情景。然而,我不想称它们就是“诗”,无非…

​领读的母亲

        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有一家哈佛学校图书馆坚持搞了几年〝今夜我领读〞的活动。曾经邀约我做过一次“领读…

白杨树的眼晴

孙女在我家上网课好多天了,课后我俩总喜欢到仙营绿地杨树林里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顺便再看看那些白杨树上的&#82…

在雪中,一边发呆一边思索……

我习惯地推开窗口,给房间换换气,可举目望去,一片白雪皑皑,昨夜落雪,让人平添一番惊喜。随即拍了几段视频分享到圈…

人类的嘴巴:灾难的出入口

 2016年,突然想写小说。这年我已六十七岁。接近古稀之年的老头儿萌生出写小说的野心,而且接二连三地写,尚能赚…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我一口气呆在家里已是第九天了。破了个人平生之“呆”的记录。武汉疫情需要“呆”。毋庸置疑,这个“呆”字必将荣登“…

发“呆”的日子

武汉疫情需要大家呆在自己家里。钟南山院士建议:最好呆上14天,这是成本最低的防疫措施。现在看来,有些人要呆更长…

今年春节“怕”热闹

听不到鞭炮声的我们这座城市,固然是”禁放″的成功,却也是社会现实的妥协,甚或是一种无奈。 传统习俗…

在这个不测之“年”,让我们在团圆里不忘忧患

 去年在千岛湖过春节时全家就商量好了的,下一个春节或到重庆或到成都或到武夷山,甚至也想到过到武汉过春节的,凡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