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小金垒的烦恼

小金垒的烦恼

马克说的图片
小金垒是我去年在健身房认识的小教练,95年生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说到为什么来深圳做健身教练,他曾说是因为以前在高速公路做收费人员的日子太枯燥,每天忙着阿谀奉承领导实在没意思,于是选择来深圳打拼。

不知道是我属于体质特殊还是思想太过于离经叛道,总之认识没多久,他倒是什么心事都乐意跟我说说,大概是我总能从只言片语和散碎的信息中体谅他真实的内心诉求吧。

他有个小他一岁,相爱整整四年的女朋友,是个漂亮的空乘,原本应该是让人羡慕的甜蜜爱情,可往往从他那里听到的最折磨人的段落,都来自感情。

比如她每天查岗数十次的习惯,要求他事无巨细的汇报,工作时间和开会也不放过。不止一次我在上课或者看到他们锻炼的时候,看到了小金垒女票夺命连环call。那时候我还笑他:你们的社交圈都窄成这样了,还不放心啊?他很无奈的跟我说:说的是啊,可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放心。

比如她对他一系列的规定,几点必须回宿舍,跟谁出去必须详细汇报跟谁?几个人?男女?干嘛了?等一系列信息。搞到他疲惫不堪。

比如她喜欢用分手做威胁,动辄提出分手,三天一大分五天一小分,虽然最后总以一方妥协和好为收尾,可是他心底留下的刻痕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19年年末,接近年关,小金垒辞职回到老家陕西,理由无他,家里就他一个孩子,父母舍不得他在外,女朋友的家人也希望他们回去发展等等。

于是就在那么一个下午,在拐带我一只猫后,他飞回了陕西。

因为疫情的影响,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微信上互相问好,偶尔晒晒猫,以确定彼此都安全。

好不容易等到疫情过去,本以为就这样终于要各忙各的了,前天小金垒突然说姐,你要不要素材?我跟你说说我和我女朋友的事。

原来是这样,两人回到陕西后,终于决定同居试试看,可是刚同居两周,就吵架三次。

用他的零散的话来说:生活习惯差的太大,她喜欢把衣服到处乱扔,不收拾,管不住嘴迈不开腿,还信誓旦旦要减肥,人都发胖了(其实才135斤,应该算微胖吧),身材都走形了……等等。细数了一堆毛病之后,我知道他也只是跟我说说,其实嘴上虽然抱怨还是依旧包容着自己女友。

其实我明白他的这种心情,真的是因为对方不收拾,生活习惯差吗?真的是因为对方胖了吗?当然不是,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彼此什么样,还不知道吗?

其实真的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对方走入了他抱着憧憬和期待敞开的内心世界,却对他的内心世界指指点点。

是的,其实这大概是所有人,既向往爱情又害怕的原因吧。

成年人用各种伪装给自己加了个躯壳,宣布告别孩童时期的稚嫩和天真,可是同样关闭的是另一个世界中从未想过长大的自己,那个始终保持着纯洁纯粹、对爱极度渴望的孩童,不论一个人长到多大,总会在内心最深处留着这个孩子,住在这个门里,带着一身伤痕累累。

人类是个神奇的动物,潜意识中永远封印着自己不愿意回想的伤痛,埋葬这些,好让自己快乐的活下去。而这些伤痛又因为极度渴望被爱,而等待着有一天,有一个人来开启,用ta的包容和偏爱,温暖和舔舐这些伤痕。

治愈的良药,可能是轻轻划过唇间的吻,静默却深情的拥抱,间或一句”有我在”。

而唯独不是我敞开心扉只希望得到一个拥抱,你却对我的真诚百般嘲笑。

记得网上曾有一句话”我允许你走进我的世界,却没有让你来指指点点。”讲的道德却是如此。

没有什么比本来抱着无限期许和百般信任,敞开心门却换来冷嘲热讽更让人撕心裂肺的疼,疼过之后,换来的不是对方按照你的想法改变,而是彻底关闭对你敞开的心门,隔绝在外。

心门一旦关闭,再打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毕竟心门世界里那个小孩,有着干净的灵魂和孤独脆弱的心。

所以,当爱上一个人,敞开心门给对方看那一身伤痕,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而看到对方一身的伤痕,也请不要惊慌失措,这难道不应该感恩和珍惜吗?

既然相爱,给个拥抱又何妨?

若爱,请深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濉河边上的“三兄弟”

恋爱的一点思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