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濉河边上的“三兄弟”

濉河边上的“三兄弟”

马克说的图片

在南湖出落成仙女之前,东湖、中湖尚未出世的时候,濉河岸边是我常来观水景的地方。
相山的人工湖水面太小,也太吵。
城里的人抬抬脚就能上山,公园和相山就成为集市,一到早晚遛弯高峰期,集市更成闹市。

只有坐在濉河这里,你才能感觉真正远离了喧嚣与浮躁,可以自由自在的想些什么,或不想什么,就是发发呆。

初夏的上午,濉河边略略有些凉意。
岸柳与其水中的倒影,很像画卷,或是“小路”那样的歌。

几年前,这里安静到远处的过车声都格外清晰。

来来去去的走着,沿河的这三棵树便进入眼帘:它们齐齐整整的并排生长着、舒展着,连弯曲的模样都差不多,粗细也大体一致,伸展的枝叶交错在一起,跟手挽手、肩并肩的孪生兄弟似的。

西边的这棵稍粗壮些,很像大哥、长兄。

这“三兄弟”的样子越看越新奇,它们的亲密让人浮想联翩。
或许它们的相连仅仅是偶然,如同人的生命孕育、出生一样,但在后天里那么样的刻意保持一致却是非常奇特的事情。

上午的阳光在这里安宁,风轻微,似有似无。

对面的柳树也在并排,模样也是兄弟伯仲难分,但似乎就没有这“三兄弟”醒目而有趣。

“三兄弟”耍出顽皮,扭着腰,女人一般的要婀娜,就是与众不同。
衬托出对岸并排的那一群,傻乎乎的泯然众人矣。

“三兄弟树”让我想起年少时我和我的俩哥哥。
没有“三兄弟树”那般亲密,却在往事里肩并着肩。

大哥在蚌埠红代会和二中玩的那一批,到现在都能记起赵士军、黄金萍、王家凤、高华康、丁坦洲、朱文平那些名字。
他们男孩女孩不分界的青春的欢笑。

想起上淮二,亚美巷里背着书包一起走的陆少峰、沈晓春;转去二中,钟业全、欧家勇来来去去的初中同学;蚌埠师专一起分到淮北的马富强、席玉星、王淮旺、李士勇。

那些光景,那些日子,拧成了婆娑。

初到淮北一中,老尹、姚海进我们三兄弟形影不离的那几年。
到食堂打完饭,坐在姚海进的宿舍里吃。

最有“三兄弟树”的景象。

在树边坐了许久,看了许久才离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大师的定义

小金垒的烦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