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如何正确的偷麦子

如何正确的偷麦子

麦子,是种植不了稻米这种对水需求量旺盛的西北干旱地区最常见种在田里的粮食作物,每到麦子成熟的时候,黄澄澄的麦粒压弯了麦穗,迎风点着头,这时候把麦子收割了脱壳,碾成面粉储藏起来就是一年的口粮。不过你们吃过青色的麦子吗?

马克说的图片

小时候上学,大概最期待的就是寒暑两个假期,放假多好玩啊,没有老师监督,没有讨人厌的作业,也不用面对各类考试,至于寒暑假作业,管他呢,不到最后几天是肯定不是会做的。

我有个住在同省另一个城市的表哥,比我大半岁,小时候我两最能玩到一起,只是除了放假,都在各自城市上学,所以放假对我们来说是很期待的事。

小学期间的寒暑两假,不是他来找我玩,就是我去找他玩,或者我们一起去姥爷家。

有一年暑假,正好是我去他所在的城市找他。他所在的城市说是城市,其实城区面积很小,周围有大量的农田、农舍,大片的黄土地。

每次到了那里,妈妈们忙着姐妹叙家常,而我们忙着撒欢,我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满地里疯跑,爬坡,和尿泥,玩够了回家就跟个黄土猴子一样,挨了骂第二天换上衣服继续。

有一天,他的朋友来找他玩,有一个比他还大,足足高了我们几个头的大哥哥和三四个跟他一般大的男孩子,大哥哥敲开门看着他和跟着他屁股后面的我。

“出去玩走。”

“唔……我妹妹来了。”

大哥哥看了看小小的我,说:“一起去玩呗。”

表哥也侧头问我:“你去不?”

我嗯嗯的点了点头,就这么懵懂的跟着他们一堆男生后面出了门。

男孩子们在一起能玩的有哪些?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偷人家晾的衣服,其实也不拿走,就是扔不好找的地方;下地偷人家果子,发现了可能被人追着打。总归怎么淘气怎么来,那时候最能淘气的大孩子在我们心中都是英雄。

我们那天也由大哥哥带领,一路蹦蹦跳跳的来到郊外一片农田,大哥哥在距离农田还有点距离的时候突然让大家停下来,嘘了一声,安静的往前走。

却并不走正路,而是绕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有一棵大树还有一堆半人高的草丛,大哥哥指挥我们在这里蹲下来。

“吃过烤麦子没?”

我们一众小的都摇摇头,大哥哥冷静的笑笑:“今天让你们尝尝。”然后大哥哥就给我们分配任务。

“这个点我早就踩好了,等下我伪装了从这边过去,你、你注意看这人,有人来了就叫,你去那边盯着。”

不知道是不是对女孩子特别照顾,大哥哥回头看着我:“你在这呆着,等下给你吃烤麦子。”

那时候并不知道他下面要干什么,只是乖乖的点头,然后蹲在草丛里一声不吭。

就见大哥哥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竹筐,竹筐上有鸡蛋大小的洞,沾满了黄土,他就这样把筐子套在头上,身子一矮,整个人躲进了框里,看得出来他运动神经很发达,矮身在框里依旧腾的窜进了地里。

我们几个年龄小的就在那里蹲着等,紧张的四处张望,害怕有人来,害怕被抓住告诉家长,又忍不住的兴奋,为了做坏事没被抓住。

不多一会就看那个筐子回来了,筐子回到草丛,从下面伸出个手抓着筐子边缘一把把筐子掀起来,大哥哥从下面钻了出来,另一只手臂弯里夹了一把粗的青色麦子。

他依旧冷静的酷酷的说:“得手了,走。”

于是我们像干了什么天大的成绩一样,心砰砰跳着,脸上怎么也忍不住高兴的笑跟着他一路小跑,来到不远一个黄土坡上,等上了山坡,大家小脸都红彤彤的,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兴奋的。

不记得他们谁从家里顺出来了火柴,一堆男孩四处找着干草、小树枝,堆在一处,由大哥哥点燃火柴引燃枯草,而我坐在旁边等着,期待着那青色的麦子的味道。

烤麦子的工作依旧是由大哥哥负责,看着他沉稳熟练的手法,总感觉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干了。

青麦子还没长熟,里面的麦粒才结,并没有多大,所以很快就熟了,也或许还有点半生,青色的麦子皮上还带着星点火炙的黑色。

“给!”可能因为我最小又是女孩子,总是会得到点特殊照顾,大哥哥烤好的麦子优先给了我一把。

我接过来连皮咬在嘴里,看我吃的笨拙,表哥接过麦子剥了皮喂给我吃。

那天我们这群小的连浪费带吃糟蹋了不少麦子,而大哥哥一直在烤麦子,他把烤好的麦子优先给了我们,自己反而没怎么吃。

那天就在一团篝火中烤着的青麦子,火光映照的冷静的酷酷脸和一群没个正形的孩子嬉闹中过了,由于回家太晚不免又被大人责骂。

但依然很高兴,为了一场冒险,为了吃到的青麦子,也为了明知道不可为而刻意放肆的童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快乐起来,哪怕身处蓬门

那只来碰瓷的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