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快乐起来,哪怕身处蓬门

快乐起来,哪怕身处蓬门

有钱快乐吗?诚然,有钱能买到别人买不到、买不起的东西,可以住在广夏、豪宅里。

但是没钱就一定不快乐吗?

马克说的图片

认识阿富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那时候放学的必经之路卖各种吃食、瓜果蔬菜的农贸街里,劈出一块小地方,安置了三个书摊,阿富就是其中一个书摊的老板。

那个时候对类似的小老板都有个蔑称——二道贩子,文雅点的叫法“掮客”(这个字读qian,不读jian)——等我到了深圳后学会了新的名词叫“核心竞争力”的时候,反过来解释就是那些没有那种只属于自己的一技之长,只能靠倒买倒卖赚取差价的人。

他与所有小商贩一样,什么能赚钱就倒腾什么,比如书。

那个时候各种盗版出版社如雨后春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疯狂的盗版全球各类畅销书,有名著、世俗小说也有漫画,速度甩了新华这种国企几条街,虽然质量不尽如意,胜在速度奇快。而盗版商里也有鄙视链,比如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的书质量就很拔尖。

而他选择卖书的另一个原因,是卖书进货不用每天跑,而作为主要客流的学生党上午又不会来书摊,他可以睡到自然醒。

商贩是个朝不保夕的行业,因为所有倒卖的产品都不是自己的,批发商或者原厂方变动经营策略,很可能就会直接把他们干掉,那时候就只能再找别的东西倒卖,所以别的两个书摊的老板都莫名带着焦虑,时不时的阴郁。

对比之下他的状态就显得那么没心没肺,见人就乐,细长的眼睛眯成弯月,露出整齐的白牙,婴儿肥的脸上还挂着个酒窝,不管谁来,也不管买与不买,他都大声招呼,跟谁都能天南海北胡扯一通。

不多久,他谈了个女朋友,中国有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的女朋友并不算漂亮,皮肤黝黑,身材浑圆,最亮眼的是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垂到脚跟,但是性格跟他如出一辙。

两人在一起就是一对笑得没心没肺的福娃娃。

盗版毕竟是个有风险的行业,国家出手肃清了一批盗版书出版商后,他和其他书摊老板的生意一落千丈,从那以后就看着他与已经成为他太太的阿芳辗转文具、小礼品、甚至是马桶瓷砖等各个领域,不过不管什么时候两个人都挂着那招牌式的没心没肺的笑容。

辗转各个领域赚钱吗?用他的话说就是饿不死呗。今天赚了一百,请你吃个面,明天赚了二百,请你吃顿好的,烤肉吧!而哪天没赚钱,那就回家下面!

虽然他们经历的苦难并不比一般人少,作为朝不保夕并且还没有社保的社会底层蚍蜉,生老病死的开支远比别人高得多。阿芳因为输卵管粘连、子宫肌瘤问题,看病手术加中药调理,据说前后花费颇多;阿富的弟弟结婚,因为穷无法盖多一间房子,哥哥不免帮扶;上有老的家庭,作为长子的他们,父母生病,爷爷辈西归。林林总总,两人折腾到老大了还是没有什么存款。

可能真正懂得如何快乐的人,岁月不欺。在他俩身上,完全看不出来任何饱经沧桑的样子,那些曾经的磨难遥远的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真要谈起,两人还能眉飞色舞的吹上一吹。

到十多年后我因家事返回,借住在他家,两人还是我初见的模样,只是多了个10岁的儿子。

每每想起,那几日早晨,阿芳在厨房忙的锅碗瓢盆乱响,催促孩子赶紧起床穿衣,洗漱刷牙好去上学,阿富骑着小摩托送孩子上学前还不忘跟我说句:“今天招呼不了你了,晚上请你烤肉啊!”,然后拉着孩子扭头就冲出门,一边嘟囔着“小祖宗啊,又要迟到了。”

阿芳则在背后亮着嗓门一阵嘱咐,“摩托骑慢点,晚上带把葱回来!”之后领着我出门,我去办事,她去看店。

他们幸福吗?看着这对笑起来很福娃娃一样的夫妻,幸福是个能体会出来的词。

能从内心找到快乐的人,就像他们一样,身处蓬门也似安住广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老李头

如何正确的偷麦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