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八月,在丝瓜架下

八月,在丝瓜架下

马克说的图片

八月第一天。

天一直阴着,像谁惹了它,一会儿极不情愿地滴两滴,算是下了吧。

空气中有股湿湿的味道,天气没有因为下雨而凉爽,相反有点闷热,稍微动一下,汗就从脑门儿沁出来,这个夏天最热的天气也无非如此了。

中午吃了茄子馅的饺子,里面稍微放了点青辣椒,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午睡起来坐在丝瓜架下面发呆,雨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下,心想,如果雨再大点,就一直坐这儿,让雨淋个精透莫非不是件痛快的事情。

几只麻雀飞飞停停,仔细观察了一下,磨喙好像是它们的习惯性动作,每次落下来都磨,一般三下,或者左右左,或右左右。看它们那么小,也许它们飞起来看地上我们的时候也很渺小。

韭菜开花了。

稍微有点风,一个丝瓜的花骨朵吧的一声掉了下来,落在我前面不远的地方。

想起慧那天的问题,什么是文学。心思,文学的高度还够不着,能让大家看懂,看明白,想看,用最质朴的语言还原生活的本真,是自己所追求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海水撩

相山公园的那一块画卷般的草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