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黄时

麦子黄时

我一直不喜欢收麦,热累不说,光是那麦芒就让人极度讨厌,透过衣袖也能扎得人满胳膊红点,出点汗,蛰疼蛰疼的。 我问…

光场

光场

老屋门口是生产队的打麦场。 打麦场很大,所以叫大场。 大场是生产队的宝贝,一尺一寸都得姓公。有一年我爷给门口栽…

场房儿

场房儿

滋润的午饭后,本想小憩一阵儿,不想却成了一场浓睡,醒来已黄昏迟暮。 这一觉睡得好长。 长到——不得不做一个梦,…

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荞面饸饹

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荞面饸饹

在我还当娃的时候,许庙东街的皂角树下有一个饸饹摊。 卖饸饹的老汉是桐峪当地人,饸饹做的好,方圆人都知道。荞麦是…

马刺沟口槐花香,六分地里麦饭香

马刺沟口槐花香,六分地里麦饭香

春日将近。 落花有离树之愁,斯人有惜春之叹。 遂约三五好友同游。                       …

雷雨

雷雨

吃了晌午饭,天气实在闷热,人就像被装在了一个大蒸笼里! 天很高,很蓝。没有一丝风,柳条一动不动。槐树上那几只知…

锦江之星

锦江之星

迎着晨曦,我们开始启程,到达白云机场时太阳刚刚升起,朦胧中带着几分激动和期盼。这次的飞机非常准时,准时登机准时…

珍惜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

珍惜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

不觉间已步入中年。 大概在人一生当中,最辉煌却也最难熬的年龄段,就数中年了。 看着身边渐渐长大的孩子和慢慢老去…

老井

老井

村西头原先有一口井,究竟多老,村里头也没人能说清楚。 从那光滑如镜的井台上,可以看出年代不浅。 人们称它为老井…

粪笼不装粪

粪笼不装粪

老屋后门外头的房檐下至今还挂着一对粪笼,一条水担。粪笼是我爷还没得病的时候用苹果树榾编的,水担是我爸以前当木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