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处记忆——扒大河

深处记忆——扒大河

人工扒大河早已经是历史了,偶尔和朋友一起聊到这个话题,一下子又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我想起了我所亲眼所见的关于这个…

孩子的样子

孩子的样子

选择走进学校,真心的是想为自己寻一个安心清净的场所。 什么时候孩子就是孩子的样子,才说明中国的教育走对了路。这…

年味儿

年味儿

                                      一   蒸年馍 天还没亮,庄西头不…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一  算盘 偶得一个很小的算盘,没事在这拨弄着玩,认真在小算盘上打上小时候父亲教给我的一到九个数字,当时的农村…

也说“酒”

也说“酒”

酒,这个东西,我个人还是不讨厌的,当然也不是很热爱。 提到这个话题,最初的了解在我的父亲身上。父亲一生嗜酒,只…

再送青春一程

再送青春一程

不管你爱没爱过我 我反正是爱过你的 在这条爱你的路上 我经历无数次的摸爬滚打,犹豫彷徨 但是爱你,却是我躲不掉…

静等花开

静等花开

从四川北路的家去公司如果走大路大约一千四百步,走小路抄近道大约一千零四十步。我的这个基本精准的数字是真实的,因…

怀念芦苇

怀念芦苇

“芦苇荡,碎叶子在风中不断翻滚,我伸出手触碰到的是风,是日光。我孤独的坐在原野,不愿在秋日寻求太多,只愿芦苇的…

雪 . 烤火

雪 . 烤火

在铺天盖地的冬天里,这场雪,可不是往年的应景了,一夜之间,整座城市银装素裹。 假期刚巧,正赶上这几天的分外严寒…

家庭梦和中国梦

家庭梦和中国梦

老王和老周现在五十多岁的年纪,努力奋斗了大半辈子,大大小小,凡是能赚钱的生意都干过,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一直是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