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知道你失恋了,但真不是为了“情”

二二在微信朋友圈,连刷三天屏了,大意是被伤、被孤单了,红白黄都喝过几碗了。 看着这兄弟不易呀,我顺手还点了个赞…

别扯了,这世界上就没有不会销售的你

多年前,我扛着十来斤的桶装水,噌噌地就跑到,某公司的采购办了。 我自认为自己吃得了苦,方为人上人。 每天好纠结…

越在人生低谷,越别去辞职“闪人”

在网站上看到一则新闻,大致是调查告别校园生活的大学生,走上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是否多少有些遗憾? 又都坚持了多久…

你要疼不起,从一开始你就别装

前些日子,有一朋友跟我抱怨了几小时,大致是她男人不疼她了。 忘记说了,这姑娘年过三十,小巧可人,除了当年觉得她…

相山公园的那一块画卷般的草坪

相山公园二号门进去不远处,那一块草坪真是貌美。 它是个坡面,犹如画轴,缓缓的由下而上舒展开。 几棵树木勾勒着中…

八月,在丝瓜架下

八月第一天。 天一直阴着,像谁惹了它,一会儿极不情愿地滴两滴,算是下了吧。 空气中有股湿湿的味道,天气没有因为…

海水撩

此次出游,蛮反常,写作热情顿然下降。之前许多次旅游,总是有感而发层出不穷,写作劲头一浪高过一浪,一派奔走呼号唯…

小作品的诞生

1 我们住处附近有一座傍着大海的凤凰山。雪浪花堆在山崖下,哗哗啦啦,骤起骤落,漫天飞沫,声势逼人。山南有一个小…

盛夏“游戏”

热得喘不上气来的时候,恰是夏天高潮的到来。该热的时候就得正儿八经的热啊,热它个大汗淋漓,热它个忍无可忍,撒着欢…

借用大海

午饭时一家人讨论今年暑假到哪儿玩。一家之长的我先声夺人,不由分说,就要求儿女们在网上预订青岛海边的公寓,到时我…

写作是一笔糊涂账

我是一个写作者,断断续续了半个世纪。写作时,读书时,或者不读不写时,都会有关乎写作的感想、感叹、感念从心底蹦跶…

苦日子的顿悟

迟暮之年,时常回味起那些苦不堪言的日子,然而,却又每每生出几分庆幸,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用不着像当年那样苦哈哈的了…

《句子的队伍》

该收获了,我便拿起了镰刀。“句子”们撒着欢的向我扑来,类似收割小麦时的情景。然而,我不想称它们就是“诗”,无非…

​领读的母亲

        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有一家哈佛学校图书馆坚持搞了几年〝今夜我领读〞的活动。曾经邀约我做过一次“领读…

白杨树的眼晴

孙女在我家上网课好多天了,课后我俩总喜欢到仙营绿地杨树林里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顺便再看看那些白杨树上的&#8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