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我是人中景,也是景中人

我是人中景,也是景中人

马克说的图片

有一年出差到北京,因为事情拖延,非得过一个周末,闲来无事,和同事们出门暴走。

早上四五点起来,打个车去看升旗,四环到天安门广场好象只用了半小时。一开车门被人塞了一手小国旗,在上海拿宣传品习惯了,不但接了过来还说了声谢谢,转眼人说十块。一看人家二十啷当的北方小伙,好几个,穿着军大衣瑟瑟发抖,一脸横肉,赶紧把钱付了落荒而逃。

看完升旗,在东来顺吃了羊肉包子,靠着汉白玉栏杆看北马开幕式——完全是巧合,择日不如撞日。包子一般,热闹是真热闹,还是乌泱乌泱的人好看。

吃完早饭,马拉松也开跑了,看人群散去,索性排队看国家博物馆。队伍并不长,只是国博九点开门,我们还得等半小时。

一起排队的有几个长期在北京出差的工程师,技术宅男没啥可聊。另外一头是一家三口,外公妈妈和孩子。那个外公说北方话,不知道哪里方言,大概看我年纪和他姑娘差不多,就一个劲和我说话。

我并不很能听懂,老头大概意思说,自己一点也不想看国家博物馆,他只想看看毛主席,可是他姑娘告诉他毛主席纪念堂在修不能去,等等等等。后来老头摸出烟,点了一根,幽幽的告诉我,你可知道,为啥不能给毛主席入土,因为毛主席不会死,你可知道为啥升国旗,这就是根香,得天天给他老人家点根香续命。额(︶︿︶)=凸 我也不知道怎么搭话,偷眼看他姑娘在教育自己小孩,看着也象是个时髦的现代人。

太阳出来晒得晃眼,我早上起得太早,又流涕又鼻塞,感觉就象在吸毒。好在博物馆里面还是通风又干净,温度湿度都很合适,有革命油画展,有两汉文物展,感觉又开了眼。

博物馆出来在仿膳吃了午饭,去天坛逛一圈,晚上在国家大剧院看了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

单论玩,帝都宜常来常往,各式各样的游客也是花团锦簇奇葩丛生。

我是人中景,也是景中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三一五是个特殊的日子

像红嘴鸥一样离不开昆明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