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山西丰富了我对杂粮的认识

山西丰富了我对杂粮的认识

马克说的图片

上海最近天气不好,乍暖还寒,早晚温差特别大。

所以我就脸也肿了,嘴角也裂了,天花板也碎了,嘴里还发起了热疱,不管西医管这些症状有几种称呼,我只知道自己上火了。

最可怕的上火并不是高烧不退,一病不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医院有静脉注射,连打七天,全身哪里发炎都可以消了。绵绵不绝,周而复始,此起彼伏才是上火的可怕之处,疼痛让这俗子凡胎的肉身如同置身人间地狱。

回想起在太原呆的两天,脚扭了,肿得和个粽子一样,啮合神经不知道为啥开始疼,整个牙床都是肿的。我一边上火一边度假,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坚定不移的意志。

山西人的面食会出花样,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种叫“懒媳妇炒赖汉子”的炒面糊糊,只知道软绵绵鲜落落,名字滋养了倦怠的灵魂,口感拯救了我的唇齿。

到山西一游,绝对丰富了我对杂粮的认识,粉和面是两种吃的,豌豆粉和绿豆粉又是两样,豌豆面和绿豆面还是两样。剔尖是用豆粉做成糊糊,用筷子拨到热水里做成的;鱼鱼是用各种面团搓出来的,再到汤里煮的。

想想也是,豌豆如果是一样东西,名字肯定就叫成圆青豆和小青豆,磨成粉一概叫做青豆面。再至于剔尖粉丝粉块粉皮凉拌热炒做汤那妥妥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回想起来,可能就是吃了各种杂粮,补充了足够维生素,才坚持下来的。

不过,太原的肯德基真的很好吃,有种家乡的味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响沙湾是一处真正的沙漠

乡下管河蚌肉叫春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