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三生三世不如此生父女

三生三世不如此生父女

马克说的图片
1
不喜欢的工作怎么办?

换啊!

我的那份工作,会让我成为一位饿不死的手艺人。
师傅收了我爸五百块学徒费,那是接近二千斤的麦子,换来的收入,让我无论如何好好学。

布厂轰鸣的机器声,就算我走出厂区,还要用吼的声音对我爸说话。
我的心有始以来空落落的,重复的工作,和飞舞的棉絮让我思想一片苍白。

弟弟刚上高中,正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我的毕业原本可以让爸爸松一口气。
但三个月后,当我刚出师不久,我却跟我爸说:“爸,我不想做织布工,我要学电脑,将来成为一名打字员。”
十多年前的打字员,面对电脑确实在我家那个小城市,有点高大上了。

想想吧!
十个手指那么敲敲,就来钱了,是不是比银行数钱的还帅呢!

“好的,培训考证需要多少钱?”
这个接近五十岁的男人,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
他不是很有钱,但却简单直接,尽一切可能让我按自己想要的走出去,尝试下去,直至满心欢喜。

他从来不会去想,自己要起早贪黑,多花多少劳力费多少心,才能挣够我成年之后的挫折花销。

2
跟着受苦受罪的男友怎么办?

换啊!

我交过一个男朋友,甚至双方家长都见了面,挑好日子准备举行婚礼。

但就到此时,我还得操心自己结婚了婚房在哪里?
盖到一半的房子接下来的砖瓦钱怎么办?
还有欠下来的十万多块的债何时还清?
重点我还得担心男友回来的越来越晚,是否跟别的女人去聊人生和思想,只把躯壳留在我身边?

有一次,我偷偷把这些告诉了我妈,不知道怎么让我爸知道了,他毫不客气地让我分手,说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男人,怎么配做老公。

我说家里多数亲戚,都知道要喝我喜酒了,此时说分手,会不会给爸丢面子?

我爸那么要面子的人,居然毫不犹豫地说:“闺女,面子值几个钱,我要的是你幸福啊!”

之后,我不知道我爸承受了,村里的多少流言蛮语,但他那里只有“你好就是真好”。

于是,我不再带着负担,最终分手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3
小儿难缠我的理想没了,焦虑难安怎么办?

带回来啊!

儿子出生后,我的生活乱成一团,别说理想了,连远方都去不了。

原本那么爱背包客,放松看个电影,或是拍拍照,写写文字的自己,就活生生被缠在小儿身上,找不到自我。

如此这般,心情必是糟糕透了。
我爸一听,立马让我带回去,他来照看,给我放假。

我知道那真是个体力活,五十多岁的他身体哪能应付的了,但爸拍着胸脯让我放心,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啊!

偶尔逗弄一下小孩还好,但成天要带着晚上还得陪着,真的很操心,如果不是我亲爸,有谁愿意把这事往身上赖呢!

今年61岁的我爸,从未跟我叫过身体不适,或是生活遇到的大小难事,他总笑呵呵的告诉我,他很好。

也无任何所需的物质,倒是不时地问我工作生活可好,看他乐观的样子,我能感受到他在用洪荒之力来爱,爱就一生,不求回报。
爱就一生,不托来世,只是今生我们做父女,便是三世修来的福。

亲爱的父亲,我爱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不用怕你的努力,只是个笑话

“其实一无是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