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喝玉米粥的幸福时光

喝玉米粥的幸福时光

马克说的图片

玉米粥,顾名思义就是用玉米粉熬制而成的粥。

苏北乡下几乎家家秋收玉米,冬磨玉米粉,留上半袋方便煮早餐。

我记不起自己几岁,就开始喝玉米粥,印象中母亲的手艺我总学不来。

看似简单的铁锅中把水烧开,抓几把干干的玉米粉,左手随手缝隙细细扬扬地洒入沸水中,右手灵活地拿着木筷,顺时针和好粉与水。

转瞬间,玉米粥就金灿滑溜,浓稠诱人地躺在锅中。
而要是我做玉米粥,往往是粥中大块的玉米粉颗粒结在一起,实在难以下咽。
父亲直说我笨手笨脚,早迫不及待地拿碗盛粥了。

要想喝上最美味的玉米粥,不能等凉了喝,那样会沉淀出淡而无味的口感。

所以父亲往往是端了碗,左一口右一口,喝的呼啦啦作响,凉嗖嗖的冬日早晨,早被父亲喝粥时热火朝天的场景赶跑了。

我学着父亲的样子,两手抱着玉米粥碗,夹一筷萝卜干,就着温热的粥,边喝边砸吧着小嘴。
在一旁的母亲笑眯了眼,直嗔怪父亲道:“他爸,有你这么快喝粥的嘛!”

我听后起哄说:“爸,要么打个赌,我赌你灶头到饭桌,喝不了一碗粥。”
父亲微一瞪眼,说:“讲真?要是输了你今天洗碗。”

我说:“行啊!你输了罚你多喝一碗玉米粥。”
父亲真盛上一碗玉米粥,并小步往桌前走来,连下粥小菜都不需要,哧溜几口全下了肚,我输给了父亲,母亲在一旁惊呆地说:
“你爸一直爱喝玉米粥,看来注定你要输呢!”

我输的心服口服,并跟母亲商议,下次玉米粥里要加上红薯干,这样父亲肯定会多了点咀嚼,能为我赢得时间,让他输。

红薯和玉米粥煮在一起,是我的最爱,母亲立即点了头,我们相视而笑。
这也几乎成了我喝玉米粥的童年记忆,那里有母亲和父亲的欢声笑语。

离开家乡十多年了,我几乎没再喝上这样的玉米粥,尽管城里什么也不缺,母亲甚至让我带过一两次玉米粉回来。

但是,除了煮不出诱人的样子,也喝不出那冬日暖心的笑容。

只要逮住机会回到乡下,我是一定会让母亲给我煮玉米粥的,然后喝出很响的粥声,沾了满嘴的黄粥粑,用舌头一点点舔净,像孩子般的贪婪。

父亲总会感慨地笑说:“到底是我家的闺女,走到哪还是走不出跟我一样爱喝玉米粥。”

我只笑不答,只想多体验几回,童年时喝玉米粥的幸福时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微商生意好,主要会炫富

我不是劣质产品,无需返回原厂修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