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一个人的旅程

一个人的旅程

终于熬过了疫情带来的禁足令,自觉身体健康的我自喻为二哈,充满对拆家的渴望,又恰逢有事处理,这个时候当然是一场打起背包说走就走的旅程最为契合。

马克说的图片

看着买了仅三年的脑残粉色拉杆箱上贴的斑驳的行李托运标签,因为背着实在太重而更换了的笔记本电脑,细想这几年因为事业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说走就走了,可能是为了临时通知的会议,也有是为了拜访散落在各地合作方,自然也有为寻觅那些有趣不羁的灵魂而出发的,而几乎每一次都不例外的是我一个人。

一个人的旅程是我这种喜欢独处的人最惬意的出行方式,不用跟任何人讲话也不用调动感知照顾周围人的情绪,用孤寂作为屏障,将自己隔离在喧闹之外,感受心里的指引,走到哪里算哪里的无畏,是那种行云流水般的诗意。

而这次也不例外,一个人一个行李箱一台电脑,只是多了一架古琴。

有幸坐了传说中川航的飞机,却因为疫情不提供飞机餐而无缘见识到川航空乘的聚宝盆,对身为吃货的我来说,实在是一大遗憾。本来以为可以实现在飞机上吃火锅的梦想,可能只能等下次实现了。

飞机盘旋不论上升还是下降都有种莫名神奇的感觉,天地在那么短短数十分钟的时候,有种倒置的视觉效果,尤其是晚上。所谓的红眼航班虽然坐的人有些疲惫,但是据说最为安全的就是晚上的航班,而个人觉得最美的舷窗风景就在夜幕降临之后,在红眼航班上。

飞机盘旋上升,整个华灯结彩的城市逐渐下移,城市的灯光渲染出了城市清晰的脉络,马路的灯和车流的灯汇聚在一起,一股一股的光涌过,就像跳动的血管为城市输送着新鲜活力。看过科幻电影的里那些外星光茧孵化异形影片的人,说不定就能轻易联想到那种光涌动的奇异。

飞机高度再往上,城市的道路便如同繁星罗网一般,闪着各色的光,将整个城市的面目勾勒出来,如果城市有哪里值得留恋,其一大概就是灯光闪烁的那一抹暖橘。

人类的伟大莫过于学习能力,学习怎么无中生有,就比如发明了城市的灯光,光影交织中,生生地造出这清晰的脉络,纵横交织、星罗棋布,在高空俯瞰,犹如十万星河。

许是最近天气总是不稳定,飞机在空中穿越突然而来、时有时无的云雾,感受到各种颠簸,直接导致全程都没机会欣赏空姐的俏丽。

好在舷窗外风景依旧美丽,一路向西,每隔一会儿就能看到不同的星图,一定是这条航线所过皆是繁华,才有这种穿越星际航路的体验,只不过——天在下。

掠过一个个星图,突然在想,不知道我所穿过的地方,下方是否有我所知的有趣灵魂所栖?不知道到深夜的他们是否也能感觉到温暖?因为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灯光是同样的暖橘色。

人间值得,不就是那似曾相识的烟火气,儿时吃过就忘不掉的酸甜苦辣,日常生活的猫飞狗跳,还有你不论喜欢和讨厌的地方有你牵挂的人吗?

飞机降落,才开始用飞猪订酒店的我,发现今年格外的囊中羞涩,从以往只要喜欢就住,到今年看哪家便宜住哪家,生活不易跃然。好在酒店空房还算宽裕,店家反应迅速,滴滴叫车又比较给力,在这个大家都减少出门的夜晚,一路顺利,没有费太多时间就到了酒店。

永远的入住酒店老流程,登记、付押金、拿房卡,加入入住的新流程,抚琴、写作,紧张的一天就这般落下帷幕。

今天,来到大四川,这里有可爱的熊猫滚滚、有南唐后主李煜的亡国恨、有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疏狂、有药王孙思邈采药的仙山、有仙踪飘渺的云台观……当然也有无数口碑美食,散发着诱惑。

我那漫无目的旅程正式开启,太多的未知地方等待我探索,自然包括那让身为吃货的我心心念念不忘的——火锅!因为四川,眼之所见的橘色变成了那印象中的红色,红的是辣椒、牛油和伴随火锅而生的人们,甩开膀子、汗如雨下的热烈。

跨越上千公里,赴一场与火锅的约会,尝尝那一鼎千年煮炎凉的滋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恋爱的一点思考

烟火人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