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

马克说的图片

看书近深夜,突然收到刘文风的消息,来对面吃东西,我问他都有谁,他说都在。

于是合上书随手扔在沙发上,下楼冲到了对面,一看果然一席人皆全。

刘文风、安哥、雪姐加一个弟弟。看得出来我来的似乎晚了,桌上遍是推杯换盏的残迹。

安哥看我来了,知我喜好加了菜,依旧是最爱之一的鸡脆骨。

说起来跟几个人相遇十分有趣,我们恰好的都在一家健身房健身,又恰好的有同一个教练,他们那群不安分的人就组成了健身房最大的民间组织,相约健身打卡,而我这个好玩乐的人恰好对了他们脾性,每每相约,如此一二,就彼此熟悉了。

大半年来看着对方的成长和明显的变化,我看着安哥从中年油腻胖子变成了倒三角体型,他们看着我从球形变成了梨形,彼此鼓励和监督,让健身这种反人性的痛苦日子变得有趣起来。

我一直觉得他们是江湖中人,重情重义又带着点匪气,吊儿郎当的外表下有一份绝不妥协的正直,他们不是什么富翁,大抵在深圳这个城市连个中产都算不上,可是他们可以放肆的嬉闹,可以悲喜,可以感慨,甚至可以说说脏话,以一身江湖气活的格外真实。

整个团体虽是临时组织,却很团结,谁被欺负了都有别人帮忙出头,很是有血有肉。

若放在平时,不凑热闹,好安静好独处的我是很难在他们这种吵吵闹闹的群体中扎堆的,可是偏偏混在他们中间有种特别放松的感觉,用安哥的话说就是“我们在一起是对酒当歌”。

虽然我嘴上说“确实只能对酒当歌,没法弹琴作赋。”但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豪迈一生能得几回?

席间好好的画风突然变成了忆苦思甜大会,好似几人都在说着当年的苦日子,从比谁睡过火车站到谁一天只吃一顿饭。

安哥说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时候,为了尽快还钱,只能保证把老婆雪姐喂饱的情况下,自己去给大排档兼职换取每天一顿的饱饭。

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俩这把狗粮真是高甜。

不过认识他俩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把爱情演绎出了最好的模样——爱情从来不是可能,而是非你不可。

一个军队退伍,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对一个潮汕女儿的一见钟情,历经重重阻挠,不离不弃!曾经遇到家人强烈反对的二人,说没有动摇?这不现实。

哪怕是坚守到现在儿子都比他们高的时候,依旧有长辈反对。

但他们就是用对爱情的坚守和对家庭的担当,让旁人都羡慕着。

他们的爱情,就是雪姐下班必然安哥开车接;是吃饭的时候安哥不顾旁人目光给雪姐剥好虾壳,把虾肉放到雪姐碗里;是安哥为了照顾家哪怕出门应酬喝酒都会说的明明白白几点必须回家;是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把最重要的东西买给雪姐;是在众人面前叫雪姐“娘娘”。所以见他必见她,永远出双入对。

难道爱情不就该如此?不一定要多富裕,但是从此心里、眼里只有对方。

再说刘文风,性格内敛,作为曾经的老师,就算下海也是浅尝辄止的样子,因为过不了自己的底线,所以从来不爱跟朋友谈钱。

他总自嘲自己做不大,不是做生意的料。

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刘文风,有着中年男人都有的烦恼,养家的开支逐年递增,但他却依然坚守底线,把正直放在骨子里。

我们总是吃他别开生面的狗粮,比如老婆怕他健身后太帅,每天枕边风吹着让他别瘦了的话语。比如怕回去晚了影响老婆孩子,自己自觉睡沙发的事迹。

平淡如水中透着从青丝到白首的情谊。

此外还有好几个没来的人,皆为性情中人。

嬉笑怒骂中,我们说着谁喝了谁的茅台,谁又丢人了的事迹,毫无顾忌。

呶呶不休的聒噪,尽是江湖儿女的快意恩仇。

这群江湖中人,分外的可爱,没有让人觉得假的面具遮掩,直白的赤裸,喜也是他们,悲也是他们,怒也是他们,憎也是他们。

这世间只有一个他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小小的买房感想

笼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