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我怀念去年夏天的呼伦贝尔

我怀念去年夏天的呼伦贝尔

马克说的图片 第1张

2018年8月初,我们一家自驾游到达呼伦贝尔。玩得畅快。旅途中喝了不少小酒。酒神和灵魂对话,常有飘飘欲仙之感。兴之所至时便往微信圈里“狂”发所见所闻所想,包括奇思怪想。近乎涂鸦,边写边发,却从此相忘于江湖。
哪知祝福、思哲、王立、温建国等网友帮我捡回来,发给了我,大有完璧归赵之意蕴矣。
这些失而复得的文字,颇像流浪归来的孩童,令人欣喜又感动。它们记录了我们的呼伦贝尔之行,记录了归途中到大连到威海到青岛时的种种趣事或随想,更散发着朋友们的温度。
转眼一年,“文字”归来,禁不住触“字”生情,重又燃起“呼伦贝尔”之火。因此,总觉得这些原本丑陋的文字竟然也出息了几分可爱的面庞,索性再把它们归拢到一块儿奉献给大家,一是感激朋友们于它们的再造之恩,二是纪念一下我们念念难忘的呼伦贝尔之行。

马克说的图片 第2张

1
自驾游随想曲

自驾游,
亦是自家游;
游览属于自家的风景;
不是宾至如归,
而是自家人形影不离;
家人家庭在路上,
家在移动、奔走、高歌,
也是一景儿;
出门就见美景,
闪闪烁烁,
若隐若限的一路风情;
心情在飞翔,
所有的故事都在车轮上巅波;
狂奔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
放肆、放松、放手、放心、放下、放歌;
一家人的自我放牧,
无边无际;
撒欢在草原深处,
蓝天白云,天圆地阔;
让快乐繁殖诗情画意;
满天祥云,
遍地牛羊,
草地无尽,
花草飘香;
心在快乐处,
不是故乡似故乡。
······

2
写在旅途界点上
此时此刻,即8月11日下午3点40分。在沈海高速公路上,距大连67公里处,我们已经跨过本次旅途总计5000公里的界点。
行万里路已成为事实; 读万卷书还在继续。两个”万”字尽在我们的脚下融合为一种阅读和感悟:快乐、欣慰、艰辛、得失、惊喜、惊诧、惊叹、奔走、歇脚、神奇、邂逅、机缘或好奇心的滿足或平常心的历炼等等收获和积累。
我家已拥有10年自驾游的历史,总旅程突破10万里。
界点上的回望和展望。
一座登高望远的看台、、、、、

3
威海的早晨

威海这个时候太热,出乎我的意外。
早晨就开始了难耐的热。5点半时,出门试温28度。到近处的山上遛弯,没走几步就大汗淋漓。 有海风吹来也无济于事。湿热、闷热,躁躁的,燥燥的。一块一块的花生地,大部分花生都耷拉着叶儿。野草却显出旺盛的生命力,红色的喇叭花儿开的好娇媚。这个时候的威海的这片山庄还算宁静。只有很少的居民开始鼓捣菜园子,大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这些夕阳老人偏偏喜欢朝阳。也顾不得这么热。街上走动的,菜园子忙碌的,都是清一色的老年人。
这座离威海市中心很近的山庄里的小孩和年轻人都到哪里去了?昨天一天也没看到几个年轻人。我猜测他们或许躲在凉爽处不肯出来,或者·······

4
金沙滩的沙子

这次我们又来黄岛的金沙滩上收获清凉。但每次来的感受有所不同,或大不同。
这次来,脑袋瓜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得不能再奇怪的念头!莫名其妙地感激起地产开发商来:感激他们没动金沙滩的沙子去盖房子卖钱,实在是功在当今,利在后世。也或许是我的无知和愚昧,金沙滩的沙子压根儿就不是盖房子的材料。又或许是当地管理部门严防死守与地产商敬畏之心共同作用下,才保住了这片风水宝地:山东沿海最好的大众浴场。
一个”或许”接一个”或许”,全都是关于金沙滩的沙子。黄岛金沙滩银沙滩完好无损,本来是平常事,可我硬是啰哩啰嗦一大通。
第一是”怕”字惹的祸。怕在这么好的浴场里挖沙机星罗其布,神出鬼没,怕我们老百姓失去这么好的海上浴场,怕······想想也是,在黑猫白猫们乱折腾的年代,好东西大都遭斩草除根之祸。面对人类生存环境加速恶化的现状,再没有多少人能够为好东西而心里踏实,高枕无忧了。好东西好梦无多!我怎么会有这种鬼想法?
第二是”疑心”引发的”多心”。黄岛的金沙滩银沙滩其名不祥!这年头,哪有见”金银”不动心的人呀!沙滩的名号太招摇,就难免有杀身之祸!
就这么着又怕又疑地想着,越发地觉得金沙滩银沙滩处处都是宝;游泳不叫游泳,倒有穿金戴银的美感!昨天正逢台风过后开张日,上万游客排山倒海般地扑向金沙滩银沙滩,扑向大海!我呢,忝身其中,一口气游了两个小时,回到酒店求老婆快递一根棉棒来,干嘛?掏耳朵,耳朵里进了海水,也进了沙子。其沙之细,连耳朵、鼻孔、牙缝、指甲盖里都有;其沙之柔,所”塞”之处,不痛不胀,只觉痒,痒得让人顿生美滋滋的感觉!要不考虑其沙子上有污染什么的,我也就不多此一举,既掏耳朵又嗽口又拨弄了、、、、、
最终还是没把那个”怕”字甩掉,”疑”字打消,浮想浴场”下饺子”现像,给我的又是不祥的预感:游了这一次,没了下一 次似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爱在不动声色间

好习惯决定孩子的未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