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我是谁”的遭遇

“我是谁”的遭遇

马克说的图片
人们商量着要给我们父子出一本诗集,敦促我先筛选一下,而后再研究编辑和装帧等问题。这样,我就得在文件夹里先捣腾一番。其实,这本书的名字早被我“合撒”出去了:《春天的自嘲》。这件事本身就够自嘲的了!
     写过了就写过了,往那一堆也就ok了。可回头一看,其感觉还挺复杂:一是不相信这就是诗,二是不相信是自己写的,三是还真有那么几首让自己感动得起鸡皮疙瘩。写的咋这么牛呢!不过偶尔还在大脑里闪现过中国的阿Q和西班牙的唐吉诃德的抖腿晃肩的身影。
      于是就飘飘然起来,夹杂着疑神疑鬼,夹杂着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夹杂着越来越说不清楚的思絮的飘忽。
      居然还想到过大诗人李白什么的。天地良心,这些条条块块,还真的是我一时性起或喝点小酒后码起来的,“能喝就能写”!尽管有的是胡诌,有的是一挥而就,有的是鬼使神差,有的······ 说不清有多少个“有的”。
      人一思考,上帝就发抖(是发笑吧)!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我就这样五迷三道了一阵子之后,竟然像遭到鬼打墙一般,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切切实实地遭遇到一把“我是谁?”的困惑,这或许是写诗的人们的共有下场······
      事情就怕静下来,安静与冷静,细细想,最好再东瞅瞅西看看,出本书又如何?也就是刚出版时的热闹劲儿,什么接受采访啦,新闻发布会啦,朋友们索要签字书啦!等等!如果把这一切都撇开,又该如何呢?我敢说,对大部份作者包括我本人在内:都得是一样的索然无味,弄得不好还得骂几句王八蛋之类!
      但是,世界就是这么怪,你索然无味是你的事,没人求你出书,出版界人家照样莺歌燕舞,牛气冲天!什么什么?!赚钱是硬道理。写东西的人都贱,明知道是这样,还是赴汤蹈火,勇往直前,不把这个破家折腾到绝地决不罢休!有的人都”绝地”了,还硬是来个”绝地”反击呢!
     也正巧在一个群里遇见自称是清华大学出版社的张志军先生。张先生非常客气道:周老师如有合适题材出版也想着我们点!说老实话,我始终都想着出版社的。只是出版社未必想着我们。当然,有气也没必要向像张志军先生这样的朋友撒!人家也是好意,也可能就是那么一说。我是”触情生景″,想起当年《赵忠祥写真》出版的时候,《乔羽恋歌》《不醉不说乔羽的大河之恋》出版的时候,谈稿定稿之前后,签定合同之前后,正式印刷出版之前后……,咦,完全判若两人呐!有些事还真不能太轻言轻信,你不懂得”算计”,你不懂得”山里山规”,你还真没任何理由飘飘然,滿眼里净是”没得说”的主儿。
     话又说过来,写书的人又有几人真懂出书这一行?要命的是,不懂你得装懂,结果你还得乖乖地把本来能赚几两银子的”空间”拱手相让,在鲜花和掌声中口吐莲花,一脸灿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在乌镇,说茅盾

​猪八戒与孙悟空的对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