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闪雪的日子

闪雪的日子

马克说的图片
从醉雪到雪醉,老天爷也会闹笑话——题记
立下这个题目,在我这里既有承上启下的意思,也有对瑞雪兆丰年,风调雨顺的祈祷!可2019年1月7日这场预报中的“大雪”却闹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笑话!
2015年11月25日,笔者曾写过一篇纪实散文叫《醉雪》,记录咱济宁那天那场百年未遇的大雪,至今还在网上流传着。阅读量已达两万多人。仅济宁头条为这篇小文留言的就有500多条呢。如今但凡说到“雪”,人们或者发“蔫”或者发“飙”或者发“醉”,或者······
      那篇《醉雪》就是济宁人因雪而“醉”的一次记载。自从这次“醉雪”,济宁人似乎更加盼望每年的冬天都有一次至几次这样的雪了。
从醉到盼,既醉又盼。大有把雪当成了酒的意蕴。醉过一次,醒过来还是想喝,没够,大大的不够,日思夜盼,五脊六兽!好喝两口的人对这种感觉心有戚戚然,用不着啰嗦。奇怪的是“醉雪”也能成瘾。苦“盼”就是“瘾”的发作。年年盼雪雪不来,年年不来年年盼。
  于是,我就特别想贴着这个“盼”字写写今天(2020年1月7日)这场预报中的大雪。这场雪给我的突出感觉仿佛就是一个“盼”字惹的祸。其实,这场雪是珊珊来迟的。缠缠黏黏好长时间,先是连阴天多日,接着是毛毛雨两天,再接着是小雨转中雨,喘了口气,又来了个雨夹雪,所谓预报中“大雪”的这个“大”感觉,日鬼了多半天,最终还是落了空。我这里有观察记录为凭:
7日早晨8点55分:天空出现零零星星下雪迹象;
9点10分:空调外机机盖上覆盖了薄薄一层类似霜一样的所谓积雪;
11点40分:老天爷上演纷纷扬扬地感觉;
12点20分:疾风(北风)斜雪扑面而来,然而,尚无鹅毛大雪的气势。
此时,孙女拍了个15秒的视频并配了乐,我写了一段“苍天啊,大地呀,千万可别停下来呀!”的文字,发到了圈里,迅即引来一片应和之声,夹杂着@朱玉久@山水苦旅@白芘巴@王立等朋友们叹息般的留言“就下这么点呀”“天可怜见”等等!
似乎是老天爷也患便秘症,吭吭哧哧,千呼万唤始出来!到了下午3点30分:稍微有了点漫天皆舞、银装素裹的感觉。绝对的好事多磨。整个地就是“一慢二拖三卡壳四磨蹭”,缺了哪个环节都不行,一波三折,一点点地往前拱,也难怪惹得望眼欲穿的男女老少不耐烦多埋怨。我就是其中一个,再也憋不住了,6日干脆写了篇《我在等待着一场大雪的到来》。什么“等待”呀,彻头彻尾的“煎熬”啊!
还算是没有白熬,白煎。总算下来了一场大雨雪。请注意,我说的是“大雨雪”。雨加雪等于“大雨雪”。雨是下了少,也不算小,整整的一天一夜,中雨偏大的量,而雪实在让人失望,似乎就是“闪雪”一场,大部分还没落到地面上就融化了。我猜,造成这种结局的原因可能与我写《醉雪》有关。老天爷也会捣蛋着玩,你不是“醉雪”吗?我给你来个“雪醉”!雪一醉,老天爷也可能醉了,把控不住了,把准备好的雨当雪“洌”(济宁土话)到了大地上!
总体来讲,水量还是不少,说“雨夹雪”左右逢源一下,都能交代!没有谁挨板子的道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回不去的故乡》

朋友送来红杜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