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领读的母亲

​领读的母亲

马克说的图片 
      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有一家哈佛学校图书馆坚持搞了几年〝今夜我领读〞的活动。曾经邀约我做过一次“领读人”。
      什么叫〝领读〞?绝不是我念一句,朋友们跟着我来一句,而是请我和大家一起读书,以激发和带动社会上的读书人到这家图书馆读书的热情和兴趣。
那天晚上果然很是热闹,有不少读者朋友请我题字或与他们合影,读书气氛大增。然而,我这篇小文真正想说的却是六十年前关于我母亲读书识字的故事。   
       在我成为〝领读者〞的时侯,我曾经追问过自己,谁是我周长行的领读者呢?思来想去,我觉得我母亲应是这样的人。
故事发生在我读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期间,每当我晚上趴在油灯下做作业时,母亲总是要在一旁摇动她那辆纺车,当初我觉得她就是为了与我共用一盏灯,省点油而已。
      哪知,母亲另有打算。我做完作业后,她一定要停下纺车,让我念一遍作业给她听。她有的能听懂,有的听不懂,但她一定要听,而且津津有味地听,笑眯眯地听,听得还很入神,现在回忆起来,仍感到极为亲切动人。听罢我的作业,母亲还叫我教她一到两个字!这是我最快乐的一件事儿,因为她要奖励我,不是给我一把料豆,就是几粒棉油油炸丸子。在那个饥饿年代,六年啊,有很多晚上我都能受到这样的奖励。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一个奇迹却出现了。
       当时全国人民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开展扫除文盲活动,生产队里要抓先进典型。我母亲毛遂自荐,她说她自己就是先进典型。队长半信半疑,立马请了几个乡间教师,现场考她。这一下可惊动了四邻,我家满院子围了很多人,母亲坐在枣木櫈子上,用的是我的石板,笑眯眯地一口气写出303个汉字,顿时引来一片惊叹声叫好声!人家问她是谁教你的?她答:“我儿子!”又问,你是怎么学会的?她又答:“一天,有时是几天学会一个字,有点时间就学就练呗,钢梁磨绣针功到自然成嘛!”
       滑稽的是,她老人家没当成典型,我倒成了〝扫除文盲先进工作者〞,那年我才12岁,却参加了汶上县模范群英大会,还登上了高耸入云般的宝相寺塔。不过生产队也没亏待我母亲,奖励她5斤红薯粉条以资鼓励!
       然而,我平生第一顶荣誉的桂冠却是我母亲赐予的。我在学业上获得的最初“推动力”也是来自母亲那双温暖的手啊。
       2011年3月22日下午5点49分,83岁的老母亲溘然辞世。上述故事是她老人家留下来的唯一一曲关于“读书学习”的绝唱,比如“有点时间就学就练呗”,比如“钢梁磨绣针功到自然成嘛”等等,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两句话,因为是从饱经沧桑的母亲口里说出,对我们则是“唯一”的宝贵,是不可多得的受用终生······           
       值此母亲节来临之际,儿子抵首叩拜在天堂里的母亲,敬祝母亲永远安好!
附:跪拜慈母
让膝盖抵住大地
把头颅仰望太空
母亲,哪一颗星星是您
我知道我的寻找与判定
泪眼模糊的那一刻
您在我心中的那个位置划过 
让膝盖抵住大地
把头颅仰望太空
母亲,哪一抹阳光是您的慈祥
我知道我的吸吮和成长
终其一生
普照儿子的都是母亲的阳光 
让膝盖抵住大地
把头颅仰望太空
母亲:儿子最伟大的教科书
我把我唯一的下跪献给唯一的您
愿天堂的母亲永远俯视着您的儿子
保祐他筑一座丰碑
成为您的化身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白杨树的眼晴

《句子的队伍》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