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最切近的目标,有时也是最远的距离

最切近的目标,有时也是最远的距离

马克说的图片

安徽南北学校的管理风貌、风格差别非常明显。
南方学校管得细致,管理细节上的用心用功让人看着很舒服,不经意处见真章;北方学校线条粗,管理细微上经不住推敲;而手笔、襟怀却又更大气些。
有人说是民俗人情使然;我觉得还是管理水平、能力上的差异。
常规管理的要害在管常规、常规管,这一点我们恰恰存有很大不足。

那次在合肥七中跟人交流,一位同志谈到学校管理的关键时说:如果一个学校能够把常规制度很到位的执行到60%,就是相当不错的学校了;倘若能到位的执行到70%以上,就是个一流的学校了。

这话乍一听有些让人愕然,也很刺耳。
常规管理制度应该是个需要全面到位执行的东西,仅仅执行到60%,遗漏那么多,还算是相当不错的学校,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我却很认同合肥七中的同志这个看法。

教育看起来是个特殊行业,它需要教育与被教育者都充满着个性,它的工作过程有着突出的个体化的特点,其管理样式就得符合教育教学的特质。
从某种意义上说,它需要提供宽松的管理环境,依赖于教师道德与行为上的自觉。
但教育上的这种特殊性,也带来了常规管理的极大难处。

九十年代第一次参加校干培训班我就提出一个观点:学校管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即管理队伍的非专业化,大多干部都是由教书匠出任各层级管理责任人,管理上的ABC都不知,而且还自以为教书出彩就是内行领导内行了,处处可见管理效率低下,无章法的现象比比皆是。
没有系统培训就上岗,眉毛胡子一把抓不是管理,这该是常识。
你去看银行业和电信的常规管理,走进门店,服务规范细致而到位,整体上给你一种很舒服的职业素养比较高的感受。
这是职业教育和岗位培训的结果。

后来去想,现代企业或行政管理谨严的约束与考评,细密化到甚至有些烦琐的程序,会削弱教育团队自身的创造性与多元化的丰富性,它是把双刃剑。也正因为如此,学校管理的规章制度,尤其是约束性强的严要求的那些东西,在很多学校实际上大多处于虚化状态。
管理层有管理层的理由:教书是个良心活,你把人管死了,还会有灵性的教育教学么?
实际上它就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隐藏于其后的原因一是不懂行,不知常规管理的要害在管常规、常规管;二是当老师的习惯形成,同事之间怕得罪人的校园人际关系的潜意识、潜规则根深蒂固。

常规管理制度的实施有两个东西在支撑,一是激励,一是惩戒。如果失却一面,整个制度就会偏颇。有惩戒,乏激励,会削弱团队的凝聚力;而没有惩戒相辅的激励,会使得团队越发无序,最终激励也毫无效果。尤其是后者,在一个需要教育学生形成基本社会规范的地方,却非常缺乏鲜明的规矩感,后患是很大的。

学校应当是个讲规矩、守规矩的地方,这点我们强调得非常不够。实则上,一个优秀的学校,它的管理层应当十分一致的大力推行制度文化,提倡担当与责任。我们常常讲要重视养成教育,把约束性的规矩变成学生的行为习惯,要想实施到位,恰恰最需要在我们教育团队内部开展养成教育。没有教师的好习惯做导引,何来学生的自觉养成?
常规管理抓得好的学校,制度文化的氛围肯定是浓郁的。我们去看河南实验高中,上课前一分钟,老师们都站在教室门口,大家感觉很自然;我们感觉这个学校很讲规矩、很有规矩,更感觉到管理层能够把约束变成大家认同的准则,成为行为习惯,实在是很高明的管理。
当然常规管理如何,不仅仅是百分比界定的表面,首先要弘扬并形成一种文化氛围,团队所有成员,都要把制度看成是做好工作的必须,领导层率先垂范,以身作则,这个其实并不难。
我们刚开始执行坐班制难不难?真难,大家明里暗里一片牢骚。后来变成刷卡,大家意见很大。弄得当校长的要故意漏刷,带头惩戒自己,大家感觉它是个一视同仁的规章,而不仅仅来自于上级的要求,慢慢也就习惯了。

常规管理中我们要力戒两个东西:一是把制度的实施当成搞运动,想起来就是一阵子,要学会常规管;二是制度执行起来尺度有差别,有重有轻。

把制度的实施当成搞运动,听起来夸张,实则非常普遍。
比如上课前备课,既要“备”教材也要“备”学生,课后写反思,这些个最基本的教学要求,本来就应该在常态管理中解决的,但有些学校就没有解决好,取而代之的是以非常态的教学检查去督促、推动,弄得一些没有做到位的老师连天加夜的恶补,看起来在解决问题,实际上对课堂教学毫无效果,而且让老师养成了一些坏习惯。
还可能被老师们讥讽为搞形式主义。
搞笑不,这个事情本该是老师的基本规范动作,管理上没有常规管到位,靠检查来完成,最后成为了领导在搞形式主义。

制度执行起来尺度有差别,资格老的和年轻的,资历深的干部和普通教职工,处置起来难免有重有轻。而恰恰是这个有重有轻,使得制度的可信度成了大问题,没有公平、公正的常规大家很难去认同它,如此怎么可能成为教职工的共同行为规范呢?
有些单位为了标明制度的严肃性,干部违规加重处理,这些都是影响制度客观程度的坏东西。制度就是制度,对事不对人,一视同仁,谁也无权加重或减轻,所谓的“从重、从快”或以与制度相悖的“打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都是与制度管理相悖反的非管理。

好的管理,一定是制度认同程度高、大家教育教学基本规范做得好的状况,看起来管理层没有太明显的着力,也不靠大奖或大罚来鼓舞煽动,实则于细微处点点滴滴见用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文化源头上的立足点

“变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