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在起点与终点两个端口上看人生教条

在起点与终点两个端口上看人生教条

马克说的图片

我们这一代大都经历过孜孜不倦的抄录名人名言时期。
当时可是下了血本,带封皮的厚日记本里不去书写自己的爱情故事,却将一段一段的古今名人所说的话供奉在那里。
那可是世界第一次向我们打开多扇窗户,我们被名人名言照耀着。
此前大放光明,唯一指引我们前进方向的是一轮红日《毛主席语录》。

如今去翻那些辛辛苦苦的摘录,就觉得走了弯路。
一个呢,那些名人名言就是目下鸡汤文的种子,连腔调都一模一样,一付要做人类指路明灯的雄心企图;再则呢,把别人的思想装进自己的脑子里,自己就成了无人机,搁天空里嗡嗡嗡的飞来飞去,主导权在别人的手里,你就是台机器。
除非你心甘情愿做颗螺丝钉,拧到哪里是哪里。
我现在一看到名人名言类的东西就格外警觉,就像接到了获奖短信或不明身份的电话。

前几日看到一段关于个人修养的话,意思呢也并无新意,古往今来不断言说的,也带有鸡汤文的特征。
“知使命、明荣辱;常修为人之德,常思聚敛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常弃非分之想;不为名利所累,不为物欲所惑,不为人情所扰”。
想想是很有意思的,读中国古书几十年,碰这样的东西最多;但以往很多时候,每每是一掠而过,长了就视为教条类的东西,很难有什么情感触动。
它就是个规劝,而且把人拔成十全十美的样子。

比划、丈量一下,我觉得自己差距太大。
三十而立的时候,常修为人之道,为的是畅通事业、仕途的路径。
其它的都几乎是和它是反着来的:常怀纵己之心,常有非分之想;埋头为名利所累,放任为物欲所苦,孜孜求于人情所助。
往往是你没得选择。
比如那“两袖清风”的境界,本就不是对囊中羞涩,买几本书都得咬咬牙我们这帮穷汉子说的,你得先有能够不“两袖清风”的境遇,方见“两袖清风”生活方式选择的可贵。当你必须要为生活得好一些、事业上强一些而奋斗的时候,做个房奴、车奴甚至做官奴,可能都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能够不一脚踩到泥沼里难以自拔,就是还有一些底线守着,不至于入歪门走邪道。
我相信孔夫子的“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慨叹是真诚的,也同样相信作为必须要讨生活的这位先贤,到他那里读书,你得交一大串干肉也是事实。
没啥可奇怪的,都属非常正常。

人生有两个时期教条是非常管用的。
一是少年憧憬人生的时候,豪情勃发,壮志凌云,没有苦难的浸泡,毫无迷与惑的累扰,品行、骨气、襟怀非常干净,也非常透明。
再则就是脱离了基本生存追求的苦海,太多的苦难浸泡、迷与惑的累扰已渐行渐远,人也走到明了过去、知晓未来的长者时期。
两者有个共通的地方,就是都没有或者减少了现实羁绊,人多少有了选择的自由。一个是在满页空白上书写理想或幻想,一个则在满页人生印记上去归纳、总结。

现在明白了,我们常讲人生是苦海,大约有这样几层意思:一是人是要讨生活的,大家都要有做房奴、车奴那样的阶段,任何人生教条都得在这个现实基本法则跟前立着,否则你就是扯淡;追求一现实,人就是非人了,就得被奴役;情感的追求也是如此。
二是欲求为人生的魔咒,欲求愈强紧箍咒套得愈紧,非常痛苦。
三是人生之苦是必然而不是或然。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就是靠着个体现实欲求推动着发展的,欲求并不仅仅有危害的一面,也有利端。
你像几千年前大家都不大相信老子的话,说什么无欲无求结绳记年华,鸡犬声相闻而人不相往来,要都这样活下来,如今的这个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对这方面的意思,身为长者的鲁迅看得最清楚,他极力劝年轻人少看古书,莫涵养颓废、暮沉之气;但他也有片面,倘若那人生之苦是难以避免的,我们如何能减轻或疗救自己呢?最简单的法子就是赋予苦海生活一种意义,一种风采,让自己能够乐不思苦。
这办法古书里写了很多。

我们少年时代是非常崇拜五四时期的英雄的,后来就有些异见。
如果说对我们这代人而言有什么先天性缺失的话,那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文化背景,导致了一个时代的浅薄与混然无序。
这当然不能归咎于五四。
几十年前其实我们并不真正懂得五四的意义和深度,只觉得套在我们头上的枷锁痛痛快快砸掉是好事。
有两个东西我们是忽略的,一个是文化传统万万不能切割掉的,把文化传统都砸烂了非常危险;再就是五四的先驱们,大多有了文化传统的根基,骨架模样一长成,再怎么疯狂,他们也只是批判,是扬弃。
你看看五四那些个先驱成为大家了的,他们个个的文化功底如何了得。而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文化传统的熏染,要吃奶的时候把奶瓶子砸了,把奶娘赶跑了,我们现在缺钙、缺德都和这有关系。

现在重视传统文化的建设是好事,至少我们的后代开始有了文化根基,社会开始有了真正的公德传统和风尚。我们从“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代,变成了敬天律己的传统护卫与传承者。
它并不简单表现为一种蜕变,而是要从那讨生活的苦海里昂然找寻一种意义,使非人回归于人的面目。

几条格言的重温,有了如是之想,遂记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将生命里被挖开的黑洞,用一份温情填满

包河公园景色摘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