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师

马克说的图片

我说的画师不是画家,至少现在不是,而是从事美术教育的老师。
他们内心的荣耀,是能将一批在基础教育竞争序列里被认定要淘汰了的学生,在个性的释放上因而更加自我的孩子,由边缘化状态,重新拉回热火朝天的高考奔波的行列中。
他们是制造希望的老师。

我今天写的郭兵,就是这样一位画师。

看他十三四年前的照片,已有早熟的沉稳。
这种面容属于铁板类型。
年轻时想当个小鲜肉不容易,一二十年过去,你要给他刻上皱纹过早显老却也难。

2006年,我们招聘的大学生中郭兵并不是很显眼。
淮师大美术学院的牌子不算很响亮,他的专业素质表现,呈现在作品里也不是非常突出;而且人也太内敛,表示同意就笑笑,不大同意也笑笑。
后一则笑笑没有热度,神情就显得比较僵硬。
神态上铁板一块的人,课堂上就不大容易秀出采,美术教育要想不被学生看轻了,你还就得五彩缤纷。
但最后还是选定了他。

艺术院校毕业的男生不少沾染了社会上的油腻,没画几天就狂傲得很,你叫他安分守己的做个美术老师得等待他成长多年。
教师这个职业有育人的气质、形象要求,欠一分端庄持重就是硬伤。
郭兵敦厚、朴实,是那种交给他什么事情你可以放心的人,站在讲台就有老师的持重。
再一个他全面,摄影、装饰画皆有涉猎。
学校当时宣传任务加重,急需一个能设计宣传专栏、拍好照片的操作性的人员。

他也证明了自己综合素质比较全面的优势,没几天就把天一的标识做了出来,那些LOGO我们用到了现在。

有些人的才华横溢是极力外化出的,扮相、气息他都要突出自己,很像八十年代舞文弄墨的嬉皮士作派,不修边幅,长头毛遮脸。
有些人的才华和实干混在一起,脚踏实地到才华显得不那么耀眼。
但这样的人耐看、耐读。

我们办一中分校不久就确定了多元化高考的发展路径,力图形成高考路上全体学生一个都不能少的教育格局。
尝试着办多元化高考实验班。

首先建的就是美术部,想起步高一些,找大胡子老蒋谈,和淮师大美术学院合作。
走了一段发现不对路。
我们要构建的优势是教育管理严谨,专业课和文化课统筹配合,下好一盘棋。大学老师来高中兼职辅导,无法蹲点沉下来,渐渐的又有点回到讲座类型,或是画室培训点的样式了。
专业课和文化课的衔接,教育和教学的无缝对接,都成问题。

郭兵作为协调人,夹在工作单位和母校老师之间,受了一段窝囊气。

多少年后美术学院的大胡子老蒋,变成了小胡子前院长,见到我还气哼哼的,说是老马你真不够朋友,我把最强的辅导老师派给你,你说不合作就不合作了。

他是老哥哥,我学着郭兵的表情,不去辩解的笑笑。

我们后来采取的方式是美术辅导老师专业化、岗位化。
郭兵作为校方代表,自然成为业务协调与管理的核心。

十多年的磨练,小郭兵让我刮目相看。
他在美术高考这一块一头钻进去,外出学习,自己琢磨,一步一步成为行家;同时与各有其能的一班老师相处,绝不拿腔拿调,真诚对待人家。
小小的年纪便赢得了学生和同事的尊重与信任。

美术高考这一块,建平台,带队伍,挑大梁,名声鹊起。

学校老师美术的专业成长,有两个走向,大多是慢慢心平气和下来,中规中矩做个教书先生,没事闲玩玩;少部分循着个人成家的志向继续追梦。
国画上已有分量的王定安、王亚老师算是经典,苦学苦练,各自的创作省内外崭露头角已多年。

而郭兵走的却是第三条道。
育人、专业带动与高考都放在一个担子里挑起来。

多元化高考有一个充满争议的点。
相当一批学生是在没有专业兴趣的情况下,想绕过文化课高考进高校,进门时拿的是敲门砖。
按郭兵的想法这很正常。
那些文化课成绩好的学生也有相当一批并不那么喜欢学习,也是拿高考当人生敲门砖使的。
敲着敲着改变了想法的并不在少数。
不少人通过多元化高考提高了个人期许,成为自我成长的一个拐点。

郭兵如今在跟赵先锋老师学书法,自己的国画仍在摸索。
十几年的“画师”生涯,和同事一起,把一批又一批学生送进高校里,成为他职业上自我肯定的小小的得意。

我说画师也能成家,它叫教育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常想起古人来

影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