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别让比较心信马由缰出自大或自贱

别让比较心信马由缰出自大或自贱

马克说的图片
上天赋予人类有些心思,如贪欲、比较、嫉妒心等,都是拿来逼迫你成长的。
啥时候你痛苦得想觉悟要觉悟了,才能把这些小棉袄一一丢掉。

比如比较心,那是人误以为要通过外界的评价、占位感来做自我肯定、认同;撞到南墙,才知道都是虚的,最终要靠自己寻到自己的样子。

“到台湾,与台湾作家们一起说话,明显感觉到我们在文学传统方面是断掉的,而他们则传承得很完整。另外,在对西方文学的了解和接受层面,我们也晚了二十年。整体看来,我们缺少台湾作家技术方面的训练,没有像他们那样在一部小说中植入好的艺术构思,没有那么严密、典雅的语言,我们把小说名声败坏得很厉害。”
这是大陆一位非常知名的作家曾说过的话。
初见这话,觉得他讲得确实是那么回事。
和台湾文化人在一起交谈,他们那种不紧不慢的话语节奏,温文尔雅的遣词用字,真是符合我们对文质彬彬的想象。
然而从来不会去做个比较,觉着我们的文质彬彬断掉了,或是他是多么典雅,我是多么粗糙。
绝对不会。
就像我们一听吴侬软语,觉得操着吴方言的人语音轻清柔美,会去欣赏,绝不会因她是南腔我是北调而自卑。
任何角度讨论问题,若是存有比较的心思,远不是那么回事了。

大陆和台湾同根同脉,不同的成长环境和社会进程,呈现出不同的枝叶形态,这是不争的事实。
相同的根脉是什么?当是大中华人种,大中华文化的共同源由。
文学传统只能是这个源由的派生延伸。
大陆多少年的“革命社会形态”,的确毁掉了不少传统文化里应当延伸下来的东西,比如对于古典文学的自觉熏染而回荡在现今文字里的优雅、韵味,中国文人惯有的自由空灵与愤世嫉俗的偏激,我们有些是大面积缺损的。
但要一比较,说自己“断掉”了,就叫这说法吓一跳。

道理不该是这样的。
文学传统不是祖宗的房产、金钱,能败坏完或典当出去,它甚至不是股票,因为它不能因退市而消失。
你看得见也好,视若不见也吧,它依旧或欢蹦乱跳的,或藏头露尾,就在一代代人骨子里头呆着。
60后、70后的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之类的歌曲熏陶出来的一代人,“万岁万岁万万岁”几乎是跟耳屎一样粘在耳朵里。
可一看到“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凄凄”就呆了,似乎魂灵里一直有这种声音在吟唱着,也就把它们恶补个几年,感觉又回来了。
今天我们中有谁再说“打倒”或“万岁万岁万万岁”什么的,不是逗你玩就是骂你呢。

还有一个例子可能更有意味。
同样是支援武汉,我们喊“加油”,日本朋友却写出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有人就慌了,说是我们的文化素质一比差距大了。
真是扯淡到家了。
我们喊“加油”,是因我们把新冠疫情当成打仗、比赛;人家当成有困难了,需要支持,脚丫子站的地方不一样。
你看足球比赛不喊“加油”,还能去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如果有差距有问题,也是立足点的事情。

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西方文学刚解禁,我们这些十来岁的孩子读得是如饥似渴,对于西方文学思潮的皮毛当大旗来崇敬。
我敢说大陆有作为的小说家、诗人、文艺批评家,很少没有汲取过那样的营养,谁转得快,玩得早,谁就很容易成名。

非常喜欢那一时期汲取营养的方式。
吭吭巴巴的外语水平,让我们无法准确的理解原文,很多就是硬猜,凭自己的体验去想,更多的则是靠支离破碎的翻译文献,读着也就知道个大概。结果外国的东西没消化就在咱肚子里成自己的了,有些还是独创性的,我们自己造出来不少的“外国文艺理论”。

把传统的或有着国别的人文的东西看成是时间性的,甚至断言相差“20年”的距离,这本身就是文化视觉的盲点之论,文艺理论不是也不可能是技术类的时兴或过时的东西,新旧世纪交替的时候,外国的理论新鲜玩意,就是外国人自己都看不过来。
传统是有根的东西,汉唐文化多少年了,形式老到了骨灰级,但还是很新鲜的在我们许多人笔下欢快的流动着。

我理解的文明很简单,先明后文。
它是光芒,你不能说西洋的大吊灯是先进文明,而我们打着火把照路就是低级的落后的。
一盏煤油灯在夜色里,堪比月亮。

我理解的传统就更简单了:只要你活着,起劲的跟传统对着干也是在汲取传统,除非你一言不发一字不写的死去。
那也是传统哲理里的一款,叫大音希声。

其实我跟那位作家一样喜欢台湾作家行文用语的典雅、精巧,但长了就感觉到有一股子娘娘腔了,不如咱说话脆亮、硬实。如同江浙的吴语,软软绵绵的,却骨感不强。
但这和传统之根的完整和残缺有什么关系呢?

还有国外的洋玩意。
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许多西方文学你没有知晓的东西,你说出来就是,别带“我们”,更不要以许多很硬的结论来显示自己的权威性。作为作家,你的根在你的生活里,族群里,关鬼佬的狗屁理论什么事呢?
自大和自贱,都是任由比较心信马由缰,戕害自己,是我们中国人最没文化、最值得羞耻的两极,尤其是那些以为自己在中国混得不错的。

一位非常知名的画家曾经很痛心的说,现在“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了,这话让我非常惊讶。
从物质文明形态上说,非洲落伍了几十年,但文化或文化中的种类的东西,是一个大陆独有的文明进程的产物,既无比较的意义,也无比较的依据,这种明显带有歧视性的西方文化中心主义的论断居然从我们的一代画家嘴里不经意的露出来,实在是很可悲的事情。

中国画坛根基的东西在中国,如同大陆小说的根基在大陆。
若是鬼佬把我们小说名声败坏得很厉害我不奇怪,咱自己的作家这样说我就非常奇怪。
除非你自认是个败坏者,那也和“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咋感觉我也掉坑里去了,有点比较,亦有点自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影巷

谁动了你的奶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