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马克说的图片

住过几次的南屏村也让人存在了心里,就像一首老歌。

那回海边偶遇小渔村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它的好滋味、好风景叫人念念不忘。
也就是从那以后,出去的观念、意识、感觉渐渐的调转了方向,努力将旅游变成旅居:寻个还不曾被疯传风景如何如何好的安静的小地方住下,把自己钉在一个点上坐井观天。
那地方要够远够偏,看的吃的住着的,多少有些异地风俗,民俗风情也让人好奇。

去那样的地方你要找对旅伴。
喝酒要挑能欢欢腾腾、吵吵闹闹的,喝着喝着不自觉的就晕了;打牌会脸红脖子粗的,要忿忿不平的计较输赢。

有几个这样的人结伴,啥样的寂寞地都能住出热闹劲来。

前几日看网友拍的黄山旅游照真是让人感慨不已。
疫情稍缓,旅游地解禁,你看人头攒动、摩肩擦踵到可笑、愚蠢的地步,加上疫情的风险犹存,感觉更为恐怖。
一个个跟灌了迷魂汤似的扎堆挤人流。

这种“旅游”方式也像病毒一样的肆虐、狂泻,扭曲、颠覆着文化的底线。
再也不要活出这般模样。

几次去黄山,都远远避开游客挤翻天的山上、屯溪老城、宏村、西递,就寻个僻静地,有古宅有民俗。
如果再要挑剔点的话,房东得拿手几道当地的土菜。

南屏村离黟县县城其实也就几公里,说不上偏僻。
但黟县宏村、西递名气太大,把人都吸附过去了,还不曾吆喝出人山人海的南屏村就很少有游客。

这里却是闲居的天堂。

徽派古建筑保存很好,白墙黛瓦原汁原味。
溪流、远山可触可观。

村里有小街小巷小卖部小茶馆,小镇一般的繁华。

几家头脑灵活的村民,腾空屋子稍加装饰,便接待起游人来。
他知你是来闲居的,山上的野菜、地里的时鲜、腌制的各种肉品,喷喷香的勾住你的味觉。

农家居和民宿不太一样。
它成本小,收俩钱赚一个,吃住价格就和我们的支付能力保持了令人愉悦的一致性。
住处稍简陋,却干干净净,更像是在展现徽州人生活的本色、原生态,其乐趣别有不同。

可能是闭塞的原因,村落非常朴素,江南人家的情味十分浓郁。
曲曲弯弯不很规整的石板条街连着绕村的溪流,农家很难懂的话语和毫无修饰的皖南习俗,都让你觉着新鲜。

一清早,会看见粪挑子在你头里走,看人家平平常常的无所谓,就不好意思掩鼻躲避。

窝在城市里淤积的浮躁、烦恼和压力,随即被这安详的情境屏蔽掉。

住所旁边就是乡野。
盛夏的江南原野,哪里都是浓绿,清新的山里的风,让人心静出轻盈。

生活似乎又回归到许多年以前。
没有洗衣机,衣服得手洗,几根竹竿一支,挂在院子里。

往常我们跑来跑去看着的古建筑,现在就住在里面。
很奇妙的感觉。

每日在古民居的情境里闲闲的走来走去,想象着久远的徽商离家归来的心情,明悟了许多皖南风俗的由来,实则与其生存方式的关联很紧。

住在古民居和仅作为观光客的体验根本不同。
阴雨天坐在床前,听天井的雨声,家的庇护与安宁感格外鲜明。

看村里娃娃在清清的溪流里玩耍,甚为亲切,似乎回到在淮河边戏水的孩童时代。

中国人大多都重视家,皖南人更甚,尤其是那些满世界做生意的徽州商人,挣的钱大多花在了家里,装雕考究的屋舍,名贵结实的古家具,十分讲究的院落、门楼。

住在这样的地方,看的是江南,吃的是江南,连我们自己也都不觉意的江南起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住在海边的小渔村

你看那花儿都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