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午后的阳光

午后的阳光

马克说的图片

闲散的午后的阳光,在东篱书院慢慢的爬着的样子是很有趣的。
繁茂的枝叶处挥洒,高高在上的威仪;藤蔓缠绕的院墙、窗户稍事停留,便开始走来走去的闲遛。

先是大摇大摆,横着劲在院内、室内摆着谱。
它呈现这种声势时你不能碰,一碰人就会生出困倦。

然后它才会渐渐的收敛起热烈的性情,变得温柔、懒散起来。

春日里任由午后的阳光把你弄出没有心思的慵懒,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几只小狗狗偎依在你的脚前,偶尔在你脚面上嬉闹。
刚想眯瞪一会儿,小猫咪跳过来,在你腿上攀缘,邀着宠爱。

小院透亮,却吸光。
再猛烈的光束都会在这里变得温情脉脉。

阳光也会给小院的幽静增一份暖暖的安详。
动了声色的勾画着光影。

细加品味,幽雅里有动静,而且撩人。

我猜是那一壶水的氤氲。
或是一缕香的气定神闲。

春光铺成了稿纸、笔墨。

一层斑驳的韵律,将午后的阳光点点滴滴的弱去声势,它似乎在屏住呼吸。
被东篱的气息浸染,最终叫它的悠然折服。

就像院里随处可见的那些花儿,娇艳却并不热烈,最青春时也不会牛气冲冲。
被浸染,最终也被幽静折服。

书院有一种迷人的声息。

画家刘永强领来他的弟子们,写意着东篱人物。
与小院的声息呼应,他们也让自己成为画卷的一部分。

书院主人惯常了独自一人,把春光关在门外,就为那一炉红火。
庄主的乾坤里,时间和色彩、冷暖是凝固、定格的。

闲到极处便招惹了仙气,才能心无旁骛的悠哉悠哉。

一帮朋友说来,东篱管家到园子里摘些瓜果、蔬菜,到酒窖搬出东篱自酿。

在东篱饮茶、吃酒,喧闹都有悠然自得的气质。

午后的东篱茶,或是一杯红酒就着茶点,将阳光写在脸上。
惬意不会醉人,但人会自醉。

午后的阳光慢慢的移着步伐,悄然退下。
不觉意间,我们从午后走到了傍晚。

我有时想,唯有这座安静而宜居的小城,才能滋养出东篱这样的午后的阳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消失的轮船码头

相山踏春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