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相山雨中箫吟

相山雨中箫吟

马克说的图片

昨日的雨里,很幸运的能上山来走一圈。

夏初的雨再不是那么矜持或悠长,还有些撒野的意思,失了温文尔雅的性子,下透了却没有止住的念头。
此时行于山中,却增诸多美妙的感受。

飘来荡去的雨丝的余韵,不大不小的继续撩拨人。
山里空无一人,空气分外清新,带点花草的甜味。

小城的相山始终是那样的敦厚、温和,那样的一往情深。
再经久的雨在它这里也只是润泽。

道路草木在雨雾里却越发明亮了起来,秀气了起来。

撑一把伞往上走,淫雨霏霏便成了烟雨蒙蒙。
山林间笼罩着一层云纱,层峦叠嶂的颜色云蒸雾蔚。

相山亦有水色撩人的姿态。

那雨一会儿急起来,密密麻麻的声响。
道上的林木遮蔽着雨点,放大着雨声。

听着,便出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的旋律感。
自在娇莺的偶尔啼鸣,如领唱者的高音,在雨声中那么的嘹亮、动人。

走过庙宇,转弯就见那个时常禁不住让我发笑的放牛娃,依旧在孜孜不倦的眺望着。
泄了劲的炒股者一见他陡添信心,又会坚定不移的以为神娃望见了牛市;失恋的人只愿意相信,这娃看到了远处仍有意中人在候着他。

小娃手搭凉棚,满脸都是虔诚的心灵鸡汤表情。

将军碑林前的那匹纪念刘邦在此躲避追敌的水泥马,反叫雨水洗出了生气,挣脱着嘶鸣,栩栩如生的情态。
这才知雕塑此物的作者,也不是等闲之辈。

一路闲情闲心,到了人工湖才想到避雨。
那雨开始要发飙。
密集的雨点打在湖面,就像是急切的鼓点。

雨中的景象,却是越发得好看。

坐在凉亭里,拿出箫管,一曲《赤壁怀古》正好应景。

山雨愈急愈酣畅,雨雾到处升腾。
箫音高高低低的与雨声应和。

湖面、山涧,回荡着雨箫的搏杀之声。

那雨终究还是削减了来势汹汹,一会儿竟停下。

我用《寒山僧踪》的舒缓和空灵来送送它。

没有雨声的追撵,舒舒展展的独鸣,吹出了一池的洗耳恭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一岁时我遇到一位老妪

山石、山路、山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