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怀念芦苇

怀念芦苇

“芦苇荡,碎叶子在风中不断翻滚,我伸出手触碰到的是风,是日光。我孤独的坐在原野,不愿在秋日寻求太多,只愿芦苇的叶子多翻滚些时日,让我怀着对草木的悲悯,过完这个秋天。”

马克说的图片

也许我与芦苇的前世有缘,对芦苇,对这两个字有一种天生的亲切。芦苇是我童年悲戚的眼泪,是我破棉鞋里永远的温暖,是我成年后朝思梦想的情侣,是我忠诚而美丽的舞伴。

QQ空间主页,我一眼看中了这个画面,从此设置不在更改,内心里就觉得这孤独摇曳的芦絮,多像一个人悲伤无助的脸,挂着泪痕,没有欢笑,一生就那样,有风时,就伸开枝叶摆一摆,无风时就那样僵直的站立着,或等着来年春风再渡,或等着垂垂终老。

回老家的路上,过南京将近滁州一段,有一条我不知道名字的河,算是不大不小,我正眯缝着眼,享受着火车的颠簸,忽然视线里出现了芦苇,在深秋的风中瑟瑟抖动的芦苇,我把脸紧紧的贴在车窗上,想离的更近一点,看的更仔细一点,火车呼啸而过,顿时心头一阵失落。后来的回家途中,我都会对这一段路程有种期待,像是去约见久别的爱人。经过南京之后,哪怕是夜里,我也会睁大眼睛,等着与芦苇的再次邂逅重逢,感受着激动,也感受着失望。即便是失望,我也一样有失望的感动。

冬天里,我会拼命的往鞋壳里塞苇絮,软软的,暖暖的,有时候会在走路的过程中,露出来,飘出去,我就任它飘,从来没有这么纵容过谁,对苇絮却低到了尘埃。高中时学校南大门外的柳树林,一到春天柳絮飘风,和同学出去散步,她们都说烦的很,唯有我不烦,我喜欢,我心爱着它,无论落到我的身上我的头上,我都不烦,任其飘,任其落。

家乡的小河边,芦苇已经彻底不再存在,但那个曾经有它的小河还在,那条清清的小河,承载着我太多的欢乐和悲伤,如那魂牵梦绕的芦苇还在,我真愿意在那河边,搭间小房子,带上我可爱的亮亮(亮亮是我最钟爱的一条狗),守着芦苇,逆着寒风,度着余下的春夏秋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雪 . 烤火

静等花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