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孩子的样子

孩子的样子

选择走进学校,真心的是想为自己寻一个安心清净的场所。

什么时候孩子就是孩子的样子,才说明中国的教育走对了路。这是谁说的我忘记了,但是这句话我却从很久前就记住了。

马克说的图片

每当看到孩子那一双双迷茫的眼睛,我的心都要一颤,孩子是那么的辛苦,从早上六点起床,一直到晚上七点半回到宿舍,他们自由的时间基本不多,上课不能说话,课间不能随便打闹,路队不能说话,食堂吃饭不能说话,进宿舍不能说话,每一个孩子都好像用一个工具把想说话的嘴巴给牢牢的扎起来了。能表达心思情感的就是一双双眼睛,但是这样的眼睛也慢慢的被天长日久的习惯给抹杀了,于是孩子们的眼神日渐一日的变得暗淡,失去应有的光泽。

私立学校近年来如雨后春笋,各地的建筑风格不同,但是教育模式异曲同工。对这种纯企业性质的民办学校来说,安全就是最大的效益,安全就是一切,我曾经跟我的一个同事聊过这个话题,同事直接跟我说,你只要把百分之三十的精力用在教学上,其他的全部用在学校的常规检查和安全及控保上就行了。我认真的琢磨这句话,逐渐的从后来的工作中认识到这句话在私立学校的真理性,但是我的状态却总是不好,我甚至无法把孩子求知的欲望和迷离的眼神定位在其中任何一个孩子的身上。

终于出了一件事,数学老师体罚学生严重了,家长来闹,我是班主任,责任不可推卸,我跟数学老师交流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直接说,我们班的纪律太差了,他也是为了我们的班级纪律。我当时就说,你还年轻,班级纪律不好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法,这种方法的执行方式绝对不能是拳头,孩子太小,也许你用自己的拳头可以让他们当时因为畏惧而屈服,你不要忘了,他们畏惧的是你的拳头而不是你这个人。当然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进去的我的话,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这样跟他说,我们要首先尊重孩子,给孩子犯错误改正错误的机会,不能所有的孩子犯了任何的错误都能用同一种方法来解决,要么拳头,要么腿脚的。

有一天我早上到校,在大门口一个孩子哭闹着怎么也不愿意走进校门,大概也就十来岁的样子,孩子的父亲说了一通好话,劝说无效后,一脚把孩子从大门外揣进了大门里,孩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仍然哭着大声的说,爸爸,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送到这里来。我的眼睛顿时湿润了,这要是我的孩子,我一定会把孩子领回去,可是大门在孩子的身后缓缓关上了,孩子的爸爸头也不回的走了,孩子一个人拎着书包,一瘸一拐的向校园深处走去,我追着孩子的身影好远,我多么想把那孩子拉过来,贴在我的胸口,让他感受一点爱,心痛的无以名说。

我们班也有一个这样的孩子,也是哭闹着不愿意入学,从开学的第一天父母送过来就一直在闹,后来我说服了孩子的妈妈,回来在我们学校做了一名生活老师,天天陪着自己的孩子,我这样跟妈妈说,我们生下了他,不是给他们吃穿用就算尽到责任的,陪伴是最好的教育,因为孩子在这种陪伴里才能找到一种安全感,他们的心里和身体才能真正的健康起来。孩子需要陪伴,爱在陪伴里。

我不需要学校给我任何的荣誉,我只要尽心尽力,看到孩子的成长和学习是快乐的就行了。第一次班会课我就给孩子们说,老师希望你们的学习是轻松的,成长是快乐的,什么都不能代替你们的快乐。长期在老师的打压下,为了各种各样的条款的达标和完成,我们牺牲了孩子的烂漫纯真的天性,我们抹杀了孩子心底里最初的那份童真,改变了孩子本应有的透明清澈的眼神,我们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我真的想呼吁广大的家长,请善待每一个上帝派给你的天使,让孩子呆在他们应该呆的地方,成为他们应该成为的样子吧!

我会继续留在这里,一如既往,我虽然什么也改变不了,但是我至少可以让我的学生感受到我的发自内心的爱;我虽然成为不了一位胜过万卷书的好老师,但是我会用自己不屈的信念,支撑起孩子健康的脊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年味儿

深处记忆——扒大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