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斧头 . 树

斧头 . 树

泰戈尔的《飞鸟集》里面有一首诗:

樵夫的斧头

跟树要斧柄,

树就给了它。

马克说的图片

见到这句话是在女儿扔掉的一个便签本子上。记得当时就打电话,笑着问女儿,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知道是谁说的吗,女儿说看书时无意中看到的。然后接着问我,妈妈,我这二十年来,跟你要了多少个斧柄啊?我回答说,你跟我要了你能要的,我也给了你我能给的。原本以为女儿看不懂这句话的。女儿接着说,妈妈,再过几年,我也有斧柄给您了,您也可以跟我要了,您要多少我也可以给您多少。

泰戈尔的这首小诗简短通俗但意味深长,读过这句话的人,首先 可能会想到斧头的过分,接着是树木的愚钝,然后是樵夫的纵容,最后定格在树木的无私上。树木不会不知道斧头要斧柄是要干什么的,但是诗人说:树给了他,太美了,这五个字就是一首完整的诗。

我从泰戈尔的文字里面看不出诗人的神是出于什么样的宗教,但我看到了他绝对的虔诚和高度的谦卑。我愿意把这样的虔诚看成是神默示的语言,充满灵性,我相信神所给人类的至高无上的财富就是智慧。《列王纪》中,所罗门不要荣华富贵,单单向耶和华祈求智慧,以便更好的管理神的国,耶和华喜悦所罗门并不贪婪的祈求,不单赐给所罗门无上的智慧,更将荣华富贵一样不缺的给了他。

所以我想,作为儿女,哪怕是跟自己的父母伸手索取也绝不能贪婪,一棵树可以做多少个斧柄是一定的,父母最初可以挑最好的东西给你,可以给你满头黑发,可以给你挺直的腰板,可以给你腿,可以给你胳膊,可以给你肝,可以给你肺,但是孩子们啊,千万不要跟父母要他们的命,一旦他们把命都给了你,你也就再也没有可索取的了。前段时间网易上面看过一篇文章,《父母死了,我还喝谁的血》,讲的就是道理。要父母的命很容易,让他们足够伤心基本你的愿望就实现了。

不要把父母当成资源了。也许等到自己也像父母当年一样有了儿女,发现一切回到从前,自己不过是在重复的走着父母曾经走过的路的时候,你才会痛恨自己当年的过分和贪婪。作为父母,尽管我们可以为了儿女不惜一切,但是在给了孩子自己力所能及的东西以后,更要明白的是有很多东西是不能透支的,要量力而行,这样不但可以为以后更多更正确的给与积蓄力量,而且还可以教给孩子凡事有度,适可而止的道理,为他们以后更好的适应生存打好基础。

我觉得,人吧,还是应当追求一些身内的东西,诸如平安健康,以及智慧与气度,这才是可以如影随形的,可以终身受用且是不受任何制约的财富。单单数算得来的钱财我觉得没有多大意义,特别是那些侥幸得来的,因为幸运无法复制,唯有智慧亲情,健康的身体和通达的内心,才有可能在经受挫折和失败以后东山再起。

最后想对女儿说,等你有了斧柄,妈妈也不会是斧头,因为对于你,妈妈只要你能健康平安快乐,就再无所求,这样就够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家乡的山

我是一只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