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欢

马克说的图片

饭桌上,小意对妻子雯雯说,这周末我们一起去王良家一趟吧。

“干嘛?我可能周六还要加班呢?”

“也没啥大事,就去看看,去了你就知道了”

王良是小意在洗车行的徒弟丹丹的老公,是附近联华超市的中层管理。

王阿姨是小意家花钱请来的住家保姆,四千五一个月,包吃住。每天晚上做一顿饭,洗衣服,剩下的就是照顾孩子,王阿姨年龄有点大,五十好几岁了,但是年龄大带孩子有经验呀,再说带孩子,买菜,做家务样样利落的很,丝毫不比那些年轻的保姆逊色。刚来的时候说好的一个月给一千块钱买菜的,给了两个月,后来估计是感觉一个月用不完一千块钱,就不给了,菜呢,就雯雯或者小意直接从叮咚上买了,人家直接给送上门的,的确方便,就是有点小贵,不过话说回来,服务也是要钱的呀。

雯雯每天的下班时间不大固定,做金融的,每天都要等公司所有的账目弄好,系统维护好才能下班。正常要是加班的话下午五点左右会发个信息告诉王阿姨,自己大约要几点才能回来。不发信息的话就是正常下班,六点半左右能到家。小意嘛,就更不用说了,基本就是老婆不回来他是绝对不回家的。

六点了,信息还没有来,王阿姨估计快该回来了,把冰箱里荤菜拿出来解冻,等着。六点四十还没来,一直等到七点半,两口子才回来。

“今晚不要做饭了,我们等会带孩子出去一趟,有点事,就在外面吃了,你自己弄点吃的就行了。”雯雯说着把手里的拎的东西拿出来对王阿姨说:

“王阿姨,你看,这衣服好不好看?”

王阿姨把孩子递给小意,凑过去,上下左右的看了半天,又拿在孩子的身上比划了一大会。

“这衣服给孩子怎么穿的呀,这你们可要教会我了,不然,你们一早上班走了,我可还给孩子穿不好呢。你看这裤腿,这么短,脖子这么粗……..我是真没看懂。”

“哈哈哈哈,你看小意,我就说吧,阿姨一准认不出这是个啥,咋样?”

“王阿姨,这是我们刚在网上给王良的贝贝买的衣服。一会就打算去的。”小意一边换衣服一边对王阿姨说。

“贝贝?啥时候生的,上次他们来玩没看出来肚子里像是有孩子呀?可是,这刚生下的孩子能穿这种衣服吗,我是真没见过。”王阿姨满脸疑惑的摇摇头走进厨房。等王阿姨再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关门走了。

难得闲一会,饭不要做,孩子也带走了,王阿姨幸福地坐在沙发上,忽然想喝白糖水,还想吃油炸发面馒头,这两样都不难,材料家里都有。迅速走进厨房,一个馒头切成三半,切了两个馒头,炸到两面焦黄,撒点毛盐,五香粉,端上桌,拿出一只大一点的碗,白糖放了一点后来就去放了一点,倒好开水充好,尝了一口,不是很甜,又放了一点。

吃一口油炸馒头,喝一口白糖水。喝一口白糖水,吃一口油炸馒头,慢慢的,王阿姨吃出了眼泪来。眼泪啪嗒啪嗒掉进白糖水里,王阿姨再喝到嘴里。不知地下的母亲这会可能喝到白糖水了,父亲可能吃到油炸馒头了。一碗白糖水只喝了一半,两个馒头只吃了一个,电话响了,儿子的电话。王阿姨没急着接,迅速清理一下眼泪鼻涕,用手拢了拢头发,再用力咳嗽两声。

“啥事?”接通电话,儿子半天没吭声,还是王阿姨先开了口。

“妈,我们老家的房子听说快要拆迁了,大家都在拼命盖房子,我们这左邻右舍都盖好了,就剩我们家没盖了,听说盖好的楼房能赔几十万呢。”儿子还在说,王阿姨打断了。

“这些我已经不关心了,你就给我说,你打电话给我有啥事就行了。”

“就这事呀,还不是大事呀?”

“可是这事跟我没关系啊,你也盖呗。”

“我说妈你是装糊涂的吧,你市里的房子不是卖了吗,留这么多钱在手里也不安全,我觉得你现在把卖房子的钱拿出一部分给我,我把老家的房子盖了,等拆迁下来,我按股份给你分红,你看行不行。”儿子有点不耐烦了。

“我不想做生意,尤其和你,我和你做了几十年的生意,养大你,带大你的孩子,一分钱都没能挣到,你不是一个有信誉的商人,尤其对我。算了,儿子,你还是到别家问问吧。”

“那这么看来,你老来真的是不打算回来了。”儿子的声音带着愤怒。

“是的,不回去了,你把心放的宽宽的吧。”王阿姨撂下电话,吃完剩下的三片已经凉了的油炸馒头,又把半碗白糖水喝了。

看会电视,他们还没回来,想想今天周末,晚上孩子雯雯自己带。王阿姨洗洗就上床了,不想半夜闹起了肚子,起来上厕所,经过小意的房间门口,发现小意他们房间的灯还在亮着。怕打扰了年轻人的休息,王阿姨蹑手蹑脚,小心翼翼,不想越是小心,越是出岔子,一下子把正对着小意房间门的酒柜上面放着的一瓶花给碰倒了。还好,没掉下来,这瓶花可是上次他们结婚纪念日小意特意买给雯雯的,听说好几百呢,是昆明的鲜玫瑰。王阿姨脱掉鞋子,跑进厨房,把抹布拿出来,轻轻的擦拭着花瓶里流出来的水,房间里的说话声清晰的传进王阿姨的耳朵里。

“小意,我觉得丹丹已经从失去迪迪的痛苦中走出来了,你看今晚,她一次都没哭。”雯雯的声音。

“王良他们以前有过一个孩子,死了难道?”王阿姨心里泛着迷糊。

“雯雯你不知道,他们之前的那个迪迪,听说丹丹去买菜都能帮着丹丹提篮子了,穿着碎花的裙子,蹦蹦跳跳的,人见人爱,可贴心了。”

“唉,到底还是女儿贴心呀。”王阿姨想着。

“出车祸就在王良上班的超市门口,那天王良妈妈回乡下了,丹丹也要上班,王良不放心迪迪一个人在家,就带着上班了,谁知那天领导检查,上司让王良先把迪迪放门口一会,结果迪迪不知怎么,就挣脱了绳子,跑到马路上,就……..唉。丹丹请了十天的假,每天都哭的死去活来。”这是小意的声音。

“还用绳子?哦哦,估计是那种很长的带子,防止孩子和大人走丢的,一头系在大人的手腕上,一头系在孩子的手腕上的那种。是呀,谁的孩子谁不心疼啊,何况都这么大,能帮着干活了。”王阿姨想到这里心里有点难受。

“贝贝还在住院,估计还要几天才能出院,医院还不让陪护,我看王良又有点着急了。到底是怎么了呀,受凉了,冻着了,还是本来就有病呀?”雯雯有点睡意惺忪了,听声音是困了。

“刚生的孩子又生病了,这小夫妻也真够倒霉的。”王阿姨正准备送抹布回去,小意的一番话又把她留住了。

“贝贝刚买来的那天,丹丹到办公室给每个同事都散了糖果,约我们去她家祝贺一下,我们部门除了两个孕妇,其他人都去了,就看贝贝躺在笼子里,可怜巴巴的,下面连一床被子都没有,身上也没有衣服,我就说,这样要受凉的,果然第二天就送去医院了,到今天已经花过一万多了,不知我们今天买的衣服贝贝穿了合不合适,该再给买个马甲的,套在棉袄外面就好了。睡吧,明天你想着在网上再给贝贝买吧。”灯灭了。

“不用了,丹丹给我发信息了,她买过了,一下买了好多件,宠物专卖店买的,全套都有,棉袄,棉裤,鞋子,小被子。”屋里彻底没有了声音。

“这说了半天,原来贝贝是狗呀!!”王阿姨有点失魂落魄,回房间的步子趔趔趄趄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我是一只鸟

山野的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