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屋前的那片篁竹

屋前的那片篁竹

难得村子里如此寂静,静得可以闻水声,听风声,心情无比轻松。此情此景如同诗中再现,我想诗人此时的境界也就是如此吧。

马克说的图片

站在屋子的前面,看着眼前的这一大片篁竹,虽茂盛了不少,但长得挺没“规矩”的,估计是这片篁竹的主人很久都没有修理它们了。竹子上的竹壳一个一个的叠在一起,所有的竹壳垒砌起来都可以垒成一座小山了,因为现在再也没有人去捡这些竹壳当柴火烧了。再细看一下竹群,在一篁竹的中间有几根已经完全枯萎了,叶子已掉落干净,竹枝已经由青绿色变成了土黄色,如果现在砍下来,即刻就可以当柴啦。

记得家里房子刚刚在这里竣工时,河边的竹子稀稀拉拉的,虽然数量不多,但被主人打理的很好,整齐的如同士兵一样,稍微逊色一点的竹子,就会被砍去当柴或者用它来织篱笆,或者用来当作赶鸡鸭鹅群的工具,反正作用还是蛮多的。长得好的竹子,就会悉心照顾,主人还会时常看一看,数一数,看看数量对不对。等待播种开始的时候,这些竹子就要起大作用了,首先主人会把长的最好、最直的竹子砍下来,叶子当柴,竹身留着备用。这时候会请村里竹匠师傅。我记得我们村的竹匠师傅不多,手最巧的是我的小爷爷和贤金生大伯,每当这时候,他们俩可忙活了,每家每户都提前约好,今天你家,明天我家,大户人家估计还得三四天才能完成。他们俩就会用主人砍的竹子,来编箩筐、织垫笪,织笪子、织簸箕、做箩圶……忙得不亦乐乎。此时的竹子也身变百型,如果不是在现场,你压根就不知道一根竹子,竟然可以有如此大的作用,可以变这么多形状不一的农家工具。小爷爷很疼我,只要在我家修垫笪,一定会用竹边做小马、兔子、蚂蚱等等的小动物送给我,还会帮我做剑、弓箭等玩具,应该说,那个时候也是我最期待的时候的,因为有很多玩具可以玩。我呢,当然也特别勤快,把一些边边角角的赶紧拾起交给妈妈当柴,这个可比捡竹壳来得快。芒种季节刚过,竹子林也成为禁地了,因为此时有大片的竹笋冒出来,有的竹笋长的早,砍竹子的时候就长出来了,但是大片的竹笋还是在春雨过后,大竹砍了,刚好他们有位置。为了让大片竹笋不被小孩子们破坏,大人们就会在竹子的旁边放很多带刺的藤条,即使是这样,只要一放学,竹林里依旧传来一阵阵小孩子们的嬉闹声:“这是我的,是我的,是我先看到的。”原来,竹笋长高了,竹壳就开始掉落,小孩子们就开始捡竹壳当柴,还可以抓篁竹虫。篁竹虫,这可是好东西,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它可是相当有营养的物品,捡竹壳的同时,每个人都会准备抓篁竹虫的道具,一个密封的瓶子,如果运气好,能抓到七、八只的话,晚上就可以开荤啦,那高兴劲别提有多高兴,孩提时候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池塘的那些事

友谊之花,还能盛开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