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夜宵?夜宵!

夜宵?夜宵!

夜宵是什么?也许是也许是晚上九点或者十点安排的一次加餐,也许是年轻人欢乐玩耍的时刻,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份默默的父爱。

马克说的图片

同样是那个与平常一样的夜晚,占满整片星空的繁星不断地闪烁着。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地响着,我依旧像往常一样独自坐在明亮的台灯下奋笔疾书。不知过了多久,“吱嘎”一声,家里的门开了,我就知道肯定是爸爸回来了。不一会儿一股香味飘了过来,呀,肯定是爸爸又带好吃的回来了。我偷偷地瞄了一眼,只见爸爸提着一袋袋白袋子正走向餐桌。看到这我开心极了,心里嘀咕着,不过三秒爸爸肯定会叫我,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念着:“一、二、三……”我放下手中的笔,嘴角微微翘起,望着白墙等待着那声熟悉的呼唤。果不其然,当我数到三时……“歆涵,出来吃夜宵啦!”还是那声熟悉的呼唤呢。“好嘞!”瞬间我从椅子上蹦起,还来不及穿好鞋便快步地跑向餐桌,“嗯,来啦!”此时,父亲早已离开餐桌,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电视呢。我什么都顾不上了,眼前的美食吸引了我的双眼:臭豆腐、正新鸡排、烤串、奶茶……都是我喜爱的。眼睛正发亮的我,一脸满足地望向父亲咧开嘴傻笑。只见父亲黝黑的脸庞的丝丝皱纹,,被满嘴胡须包围的小嘴动了动:“吃完赶紧去睡觉。”说完便又扭头看电视。

父亲是一位不善言辞的人,但对我却又那么慈祥,不曾打骂我。黝黑的脸庞配上黑发寸头,可谓绝配,在我心中帅极了!由于事业的原因,父亲经常出差,而且一出差就是二三十天。平时我也不怎么同父亲接触,但不知为何,从小我就爱围着父亲转。父亲每次出差回家甚至每天晚上,总会出门去广场买夜宵给我,今天也不例外。

狼吞虎咽的我贪婪地品尝这每一样美食,一直没发现父亲早已起身来到我身旁,和蔼地看着我。我后知后觉,一脸尴尬地望着父亲。父亲黝黑的脸上泛起了微笑,清晰可见的皱纹照应在脸上,微微翘起的嘴角挂在脸上。是父亲少有的微笑,看到父亲我也笑了。他缓缓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我便递给父亲一支烤串,父亲和我有滋有味地一起品尝着,虽不曾说什么,但我却很明显的感受到了父亲浓浓的爱。

窗外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飞驰着,一旁的路灯为它们照亮着前路。一阵清风吹过小屋,明白了父亲的我静下来,凝视着眼前的夜宵。也许!在你们心中,那就是普通的夜宵,但对我来说,那是满满的父爱。

父亲对我的爱都掩藏在这“平凡”的夜宵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三角梅

随笔日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