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由记忆展开来

由记忆展开来

2020年2月19日。昨天下午去单位上班了,嗓子疼的厉害,开口正常说话就咳嗽,只能小小声悄悄的说。想去医院检查,但是从目前情况看,不好去。马克说的图片

六点多钟到住地后,做了西红柿🍅鸡蛋面。然后用梨➕花椒➕冰糖蒸着吃了,期待有好转。因为这种方法是以前我用过的,很见效。没想到的是,昨晚竟然咳醒了两次,凌晨十二点多和凌晨四点多。

敌人变强大了,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对付它了。要继续研究新的方法才能攻破它。

今天一天喝用梨➕川贝➕冰糖煮的水喝,川贝味苦,喝得只想吐。且看效果吧。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得过的一次咳嗽病,人们叫它“百日咳”,说是小孩子得了这种病,要咳嗽一百天才能好,这种病当时在我们那一片很流行。每日咳嗽,双颊通红,肺都要咳出来了。后来,从一个姨姥姥那得了个偏方,用那种薄皮的橘子🍊在煤火炉上烤,每天吃上那么几个,吃个两三天就好了。能去的医院都去了,打针,吊水,吃药方法已穷尽,母亲只得试试。母亲用火钳架在煤火炉上,煤球横截面不大,每次能放上两个橘子🍊🍊,等烤得滋拉拉冒水就可以吃了。吃了几次果然不咳了,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种偏方,不知道什么原理,到能够药到病除,令人欣喜。

我特别喜欢这种治病的方式,不疼,不苦,自己享受着就把病治好了。

常言道,良药苦口利于病。我只感觉这句话不完全对。好的药,并不一定苦,才能药到病除。有时候食疗也是治病的良方。现代我们的生活节奏很快,就连看病的方式也跟着快起来了,药房开得越来越多,一有个头疼脑热的就到药房拿药吃,谁还有心思花一两个小时研究研究食疗,花两三个小时熬个汤呢。也许有更多令人享受的治病方式,只是我们没有用到而已。比如,小时候吃的打虫的药,那种五颜六色的棉纱糖,天天吃都吃不够,小孩子哪里管的了那么多,甜的就吃,苦的绝对弄不到我嘴里去。哪像成年人,吃惯了生活的苦,相对于苦的药片来说,算的了什么呢?

我还想说,忠言逆耳也不一定利于行。难道非要对别人说不顺耳,不好听的话,才有利于这个人么,恐怕有为自己爆粗口找理由之嫌吧。我们讲因人施教,因材施教,有的小孩调皮捣蛋,非要父母骂着打着才能听话。有的孩子呢,本身不怎么犯错,他可能偶尔就犯那么一两个错误,也用同样的方式责骂,那就很没有必要了,可能他只是需要一个善意的谅解的微笑,就感觉到深深的愧疚了,发誓以后再也不犯。所以,父母要了解孩子的秉性,教师要掌握学生的性格,领导要清楚下属的习性。如果凡事都一刀切,那就会积怨越来越深,越来越不利于团结,不利于和谐。

现在突然理解,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涵义了。因为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每个人因为生活的环境,经历的事情都不希望,所以每个人的性格也都千奇百怪。所以同一句话,你用同一个语调,同一个神情说给不同的人,他们的反应肯定不一样。所以,有时候对所有的人都会一视同仁,不能体现一个人有多么正直刚烈,可能反而不利于解决问题。只是达到了表面上的公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解除隔离。今晚,能睡个安生觉了!

烙了个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