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芬芳的夕阳

芬芳的夕阳

马克说的图片夕阳下,我路过一栋淡黄色的别墅,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的年轻男子,手持鲜花站在别墅的门口,我猜想着给他开门的会是怎样一位美丽的女子?门从里面被人拉开,缓慢地晃出一张年老的脸。那张脸上的皱纹跟雨水不断落进湖里,所激起的波纹那般多。

碎花丝绸短袖宽大的下摆,随着她细碎的步子轻轻拍打她的腰身。她银白色的头发被风吹成弧形,挂在她的鼻梁上。年轻的男子将那缕银丝从她脸上抚去,挂到她的耳后。

“送给你。”年轻男子的话和双手把花递给老人的动作不由使我一惊。我原以为那老人是年轻男子所倾慕的女子的长辈,不曾想她竟是他追求的对象。她微微低下头,笑开了她脸上的每一条皱纹,她将自己的鼻头塞进花心里,用力地闻香。她说:“我还没收到过花呢。”年轻男子张开双臂,将她拥抱,说从今往后他每天都会送她鲜花。

第二天傍晚,我又从那栋别墅前经过,见到的画面和昨天的别无二致,敲门,开门,送花,接花,拥抱。有所不同的是,我也算认识了这个年轻男子,他竟是我的顶头上司,今天是我第一天和他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我有点尴尬,怕被他看见。我本不想走这里,可这是通往我的租住屋与上班公司的必经之路。

“小欧。”很不幸的,我被他发现了。这使我疑惑,他为什么要叫住我,难道他不觉得尴尬吗?同时我又很好奇,像他这样的青年才俊怎么会喜欢上一位老太太呢?哦,肯定是为了钱!我正想着,他已走近我热情地说,“这是我家,进去坐会儿吧。”

“这是你家?”

“这是我家。”

“你家?”

“对,我家。”他转身对拿着鲜花的她笑笑跟我说,“她是我奶奶。”

“你奶奶?”我睁大眼睛,“那你为什么每天送她花?”

“我小时候,在重阳节送过她一次花。去年她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什么都忘了,却只记得我儿时送她花的事。所以现在我每天送她一枝花,这能使她一直快乐下去。”我听完他的话,看看霞光里的她,我听见她在说,这是第一次收到花,我看见她在笑,笑开了生命的无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碎碎念

家庭经济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