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借山而行

借山而行

我说,走,去山上。

严回答,好。

于是,车子载着我和严,平稳地穿越乡村公路,一路向北蜿蜒而上。

五月的山风,扑进车窗,清冷而凛冽。傍晚的太阳,依然金光四射,刺得人睁不开眼,时而却被群山遮挡,暂时投下一片阴凉。山上树木葱茏苍劲。河流两边的稻田,平整、蓬勃、鲜活,稻田上空有三三两两的朱鹮展翅盘旋。山峦间偶尔会有白墙青瓦的古老的村舍。

马克说的图片 第1张

晚上,在华阳镇上一家小餐厅吃饭,核桃花、大块的腊肉、寸许长炸得酥脆的溪鱼、当地产的黑米酒。店里其他顾客慢慢散去,厨师服务员结束工作,也开始围坐在一起吃饭,低声说笑。外面已经乌黑,大批的云急速掠过天空。我们喝完了一支酒。

饭毕,我和严沿着河岸散步,山里没有月亮、也没有路灯,到处漆黑一片。脚步略有趔趄,内心无比清醒,并不觉得害怕。河水就在身旁汩汩地流淌。我走下石梯,脱掉鞋袜,把脚伸进冰冷的河水,我们不说话,我们在黑暗中凝望着远方,远方,那无边无尽的黑夜。

突然,想起安妮宝贝的文字:“我愿和你并肩,一起俯视这落寞人间”。

晚上留宿的客栈:一江春水。客栈内陈设和城市酒店没什么不同,微微有点遗憾。山里的夜很安静,开着窗,有风进来。听着流水声、入睡。做了几个断断续续的梦,天便亮了。

早起,在镇上小店吃了包谷稀饭、面皮。面皮里的洋芋丝丝切的极细,浇上大粒的油泼红辣椒,很有食欲。

马克说的图片 第2张马克说的图片 第3张

我们沿着河岸,进山。河面升起白色的雾气,把清晨的山林,都沁湿了,所有植物们都湿漉漉、一声不吭的站立着、生长着,四处静谧安详。早先修的水泥路,少有人经过,已被两旁的植被灌木丛侵略了一大半,有些地方山岩渗水,直接流到路面,形成一个一个“小湖泊”,且泥泞不堪,我们涉水而过。夏枯草、鱼腥草沿路疯长。猕猴桃的藤四处缠绕。一枝一枝鲜红的树莓伸到路中间,无人采摘。

老鹰远远从天边飞来,在山林上空略作盘桓,又长啸着飞向天边。

一只野鸡带着六个小鸡宝宝排着队,旁若无人地横穿路面,钻进草丛。

转过一个山洼,高处,一支野百合开的正好,我驻足观赏许久,不忍离去。严说,给你摘下来。小时候,看到美丽的花朵总是忍不住去采摘,如今,只看看就好。这是成长,严说。也是,喜欢的东西还是喜欢,但是不再强求拥有了。

马克说的图片 第4张马克说的图片 第5张

更高处青黑色、光溜溜的悬崖上,十几个蜂箱借着山势架的稳稳当当,四处并未看到有路可以攀爬,我们研究半天,依然不知蜂箱如何得以上去。于是,拍照,连连感叹山民的智慧与艰辛。

又转过一个山洼,路边出现了一所青砖瓦房。屋檐下的竹竿上晒着几件衣服。两个小孩子站在檐下,脸上有灰尘。院子里一树栀子香气扑鼻。

我瞬间被这朴素宁静的场景打动。便微笑着走过去,孩子们,拍个照好吗。

 

大点的小朋友严肃地说,为什么要拍我们。

阿姨觉得你们可爱呀。

那,好吧……

读几年级了?

一年级。

在哪里读?

镇上的小学。

去过城里吗?

没。

……

檐下挂着两只手工编织的小竹笼,精巧极了,看着两个孩子灰扑扑的小脸,我决定买下来。孩子妈妈闻声出来,一个美丽害羞的女子。她说,这个不能卖,给孩子们玩的。我大窘,赶紧挂回去。送给阿姨吧,我和妹妹还有一个。大孩子非常坚定的向妈妈请求。扫微信,女子坚决不肯,我娃说要送给你,那就送给你了,不能要钱。三双清澈的眼睛温暖友好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怎么才好,只好拥抱了那个小可爱,他害羞极了。我拿着小竹笼,再三致谢,道别,离开。

下的山来,小镇上人竟然多了起来。问路人,原来今日镇上恰逢赶集。附近的山民在兜售他们的山货,腊肉、干豇豆、蕨菜、核桃花、细辛、天麻、金银花、红皮的土豆、桃子、野菜……摆满了小街。游人甚少,生意清淡。一个老者,鹤发苍苍,卖竹子编的锅刷,几乎无人问津,我看着不忍,买一把。几步开外,竟然还有一个老式的剃头担子摆在街边,三五个老头佝偻着身子在排队,看起来都是老主顾。

 

……

太阳渐渐出来了,我们有点汗津津的。转到傥骆古道牌坊后面的戏楼。戏台上没有出将入相,没有才子佳人,戏台前面空无一人,戏楼静静矗立。老街上,一个老妪在门口安静的坐着,门里靠墙处,是她的寿材,还没有上漆。

小镇,一副淡然的世外清冷、朴素、安详气息。

 

我和严站在桥上,风从河上吹来,一个大水车不紧不慢的转着……

严说,暮年以后,此处可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我们部门空降了一个总监

碎碎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