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博客 马克说 十一点恐怖故事

十一点恐怖故事

萧伯纳说。“想去恋爱就去恋爱,想去结婚就去结婚,反正最后你们都会后悔。”好有道理,好深刻,好想翻白眼。

等等,等哀家扶扶头,有点痛,可能是下午睡多了导致的,毕竟精致的女人都需要靠美貌来维持,而美貌需要用钱来解决,而钱都在别人口袋或者隔壁银行,和哀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一般都是做梦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个美貌又有钱的人,然后就醒了,摸摸自己的脸,嗯,还是那个样,摸摸自己的胸,还是那个样,摸摸自己的口袋,嗯,还是那个样。马克说的图片

睁开眼睛,从我占地一亩,也就是666.66平的巨型芬迪定制高级丝绒床上醒来,揉一揉我欧式大翻双白眼,我的保姆拿来了我真丝毛巾和施华洛世奇全球限量的漱口水,并对我说,主人,今天天气晴,你是喝脉动呢,还是吃果冻呢,还是对古天乐心动呢?我说算了,今天喊吴彦祖来侍寝吧,翻了三五次古天乐的牌子,小吴要吃醋了,保姆说好的,于朦胧中我看到了黑炭满脸失望从我100米开外金镶玉的门口匆匆走去,说好的雨露均沾,我不能失信于我后宫的美男子……

于是,我就拿出了600平米酒窖常见的八二年茅台原浆兑了一杯凉白开,用来漱口,这微光色的尿液一般的颜色,是熟悉而陌生的,说明最近我的身体没有大问题。用乾隆御制的官窑瓷器,盛了满满一杯,清甜,甘洌,沁人心脾,再拿出我悬挂在墙上的上好象牙制作的防静电小白梳,梳在我如瀑布般的黑发上,不对,染了棕红色的过肩发,幻想着广告中一顺到底的场景,优雅气质绽放,可结果就是,两天没洗的头发还有点打结,我只能一手扶发一手用梳子尝试把打结头发梳直了。

打开我金丝楠木板材的衣柜,里面一水儿的衣服,让我挑花了眼,高定?算什么?明星同款?不,我不爱撞衫,我只穿独家,而且是签约的独家设计师的大作,全世界最好的裁缝都不可能做出来的服装,这样才能衬托我独一无二的气质,都是国家非遗的匠人纯手工制作,上好的苏绣,淡蓝色的底线,镂空针织的手艺,600支棉的密度,金丝银丝掐丝珐琅的手艺,穿插着和田玉,南红,珍珠,玛瑙,低调中尽显奢华,奢华中不失典雅,优雅中透露性感,性感中带出迷人。啧啧啧,这尽然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睡衣,你能想象吗?

我潇洒的跨上上供的汗血宝马,熟练的拿着非洲鳄鱼皮制作的鞭子,轻轻敲打着这帅气的马性感的屁屁,它用激动的眼睛看着我,兴奋的想要冲出这诺大的房间,奔向门外的花园,我给了它一个默契的眼神,它优雅的踏着节奏感十足的步子,迈向了人生的最高境界,那就是一公里外客厅外的花园。

我的花园,常人不可想像。里面的奇珍异宝,珍奇异兽遍地可见,高达三米的食人花,能听懂我语言,并根据我内心颜色的喜好程度进入这个人梦境,让他或者她做美梦或是噩梦,简直就是情绪晴雨表,还有十厘米的迷你小毛驴,我经常把它放在口袋里,让它去给我探听周边人的心里阴影,如果这个人有病,有抑郁症,他就不配合我做朋友,最绝的应该是和我身高一般的阴阳画师,左眼能看你内心阴暗面,右眼能看你下一世的轮回转世,再给我最真实的画面,认知身边所有人的真面目。

我的马儿把我送到花园,我给了它三只黄金鸟作为午后的餐点,当它淡定的把鸟儿吃进肚子,满嘴血腥对着我礼貌微笑的时候,我内心竟然有一丝忌惮,你能想象吗?脖子上戴着南珠的蝴蝶结,满嘴鲜血,嘴里还有黄金鸟的半个脑袋,这简直就是食人花跑到我梦境里给的一个噩梦呀。可是,这不是梦呀,我掐掐自己的脸,懵的,这到底是不是梦境?

突然马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后背长出了两只血红色的翅膀,踏着灰尘和室内的光,奔向了天空,脖子上的南珠被食人花一下吞进了肚子……

我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这难道不应该是一个奢华高级的梦境?为什么变成了让人恐惧的梦魇,我的600平大床?翻腾着人骨,骷髅头,和内脏在天空下着瓢泼大雨,拿着让人喉咙发腻的血腥味道,有一丝作呕,我金丝楠木的衣帽间,变成了无数尸体的棺椁,跳出来的干尸用无数恐怖表情对着镜子,一个,两个,四个,八个,裂变后的尸体充斥在房间每一个角落,这是怎么了?都变成了张着血盆大口的丧尸,在我的庄园里上演着釜山行,我该往哪里逃?

那些豢养在花园的黄金鸟,早就失掉了比夜莺还要动听的声音,用振聋发聩的声音传出无比刺激的金属声,那种声音,就像是金属和金属的摩擦,刺耳还心悸,我脱掉了那件淡蓝色的睡衣,因为它在逐渐变成一颗颗荆棘想要困住我的身体,刺穿我的锁骨,划开我的心脏,吃掉我的骨血。

我无助的在这里跑着,鞋子和地板一起晕眩,天花板和三维空间变成了色彩暴力的万花筒,我叫嚣着,没人理我,我看到镜中和蔼慈祥的外婆,我用手去触摸,碎了,看到河边那只经常碰到的柴犬,我以为我回到家啦,我去叫他名字,它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滴出了殷红色的眼珠,我叫不出声,我,被困在梦里了……

谁来救救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不寐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马克

到底什么是幸福

棘手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